我們所處的時代

一個向神百姓的呼籲

以斯拉記第八章

我們現在所站的立場,它的真實性是遠超過舊約的聖徒所能享有的,因為我們回顧加略山上那得勝的成就。然而,就著屬靈的意義來說,舊約聖經中聖徒們的地位和狀況,也是我們現在聖徒們的一幅真實圖畫。這個觀點不是就著聖經中的幾節經文來考量,乃是就著聖經中的幾卷書來考量。

我們要來看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和以斯帖記這幾卷書所要告訴我們的。我很確信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乃是這幾本書所代表的時代;也就是說,我們是生活在聖經的時代裡,所以這些書對我們乃是現在的書,並且在我們的時代裡有它們持久不變的意義和價值。

我不認為主只是要給我們一套歷史的書,記載著發生在千百年前的事,而對我們沒有真實的價值。祂的話乃是說,「從前所寫的聖經都是為教訓我們寫的」(羅15:4),所以我們要來看神藉著這些書向我們所要說的話。

第一個要素:屬靈的被擄與囚禁

讓我們來看這些書所代表的意義,並它們是如何影響我們所處的時代。這些書有一些共同的因素。首先,它們有一個共同的背景–神的百姓因為屬靈的衰敗與崩解而被擄囚禁在迦勒底。

我們並不詳細來說明有關巴比倫和迦勒底的屬靈意義,我們乃是把它視為一個已成的事實:當神的見證在祂的百姓中衰敗崩解的時候,一個屬靈的被擄和囚禁就緊接著而來,因為神的百姓在屬靈上並沒有站在神的見證應有的地位上。

他們是在一個屬地的次序裡敬拜神,這樣的次序乃是人所組織,徒有外在的形式;然而,在這些次序的背後操控一切的乃是撒旦,這世代的神。就著人手所組織起來,屬地宗教的次序對人的統治管轄來說,巴比倫是毫無疑問並極其廣大的代表了這樣的統治;這樣的統治乃是發生在這世代的神,藉著人的手所控制的敬拜裡;但是,在這些墮落混雜的情形裡,還有那些仍舊為神站立的人,他們不與這些墮落混亂的情形妥協,他們不滿足於現況並且從裡面厭惡那些情形。

心頭的負擔

你會發現在這四卷書裡所提到的每一個人物,他們憂慮主的見證,主的權益,主的名和稱為這名下的百姓們,他們的心都背負了一個極大的負擔。這是這件事的第二個共同因素。

我要在這裡稍作停留,因為這是所有服事的開端。

今天,整體來說,主那完滿的期望和構想並不常見於祂百姓們中間。主的見證已經遭受極大的損壞並崩解,並且大多數藉著祂的名被召的聖徒們都被一些宗教的事物所統治、操弄並控制,這些事物是屬地的,不是屬天的;是屬人的,不是出於聖靈的。對這事我們必須要有清楚的認識,我們絕不接受這種情形。

認知這種情形是一回事,但是根據主的心意,為著祂自己,有分於主恢復的行動又是另一回事。一個人可以一直被一些事物負面的情形所佔據,抱怨不滿,使人感到悲慘可憐;然而,他卻停留在原地不動。這是遠遠不足以應付現況的。我能想像在加勒底一定有很多人在那裡抱怨,在那裡說起從前一些美好的時光。這是很容易做的事,就某種意義來說,他們是一些對宗教現況的不滿者;然而那在主恢復的行動中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主要在這樣的事上有所作為,並且祂也正在做。以斯拉記開始了神主宰的作為(拉1:1)。神不僅從外頭在祂的主宰裡來做;並且在祂還沒有做之前,祂使一些事發生,使祂的作為成為可能,這樣就帶進了祂的主權。

為著應付那種情形,神所用的那些器皿對那些情形都有強烈的負擔;他們對那種情形有負擔,所以他們在神的手裡就有用處。

我們看見後來以斯拉在神面前禱告,認罪,哭泣,俯伏,以至於百姓們圍繞著他並察看他,而且當他們看見他那樣為著失敗軟弱的情形迫切,他們就大受感動以至於當他一禱告完畢,他們就來到他跟前並且尋求能把事情歸正。這樣,我們看見以斯拉在耶路撒冷為著主的見證心中那強烈的負擔。

尼希米,一直在耶路撒冷,我們也發現他有同樣的負擔。因為當他詢問哈拿尼和他的朋友有關耶路撒冷的光景,並且從他們得知耶路撒冷的情形不好;這就成了他極大的負擔,以致他的面容都改變了。他知道他在王面前有一個憂傷的臉,那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在王的面前有一個憂傷的面容是一件犯罪的事。然而,為著主的權益和主的見證,他不能控制他心中的悲痛,他關切那些在主的名被召的百姓。

以斯帖是另一個主所揀選歸給祂自己的器皿。同樣的,我們從她看見她為她的百姓將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這些百姓,並這些百姓的性命乃是代表神在地上的權益和見證。神也要我們這樣關切祂在地上的權益。

但以理也是一個有負擔的人。他一天禱告三次,整整三個星期的時間,這是何等的一個禱告的人,他感動了天和地!他是一個有負擔的人,那個負擔就是一個真正服事的起始。神必須得著一個器皿,一個憑藉,並且把那個器皿帶入與祂同情的交通裡,以至於那些圍繞著衰敗和崩解的種種情形,在他裡面成為極大的折磨與痛苦。

保羅認識那為「基督身體的所受的苦難」,「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我們必須面對這樣的苦難!在神眼中算得數的服事乃是有分於祂的生產之苦。

在基督徒的工作裡滿了傳奇浪漫的故事,但那不過就是些令人著迷,激發人的熱情和使人對組織的基督徒活動感興趣的事;但是算得數的服事,不是我們那些顯在人面前的,算得數的服事乃是我們在隱密處,在神面前,關心神的見證。你有負擔嗎?有基督所受的苦難嗎?主的見證在地上,在那些稱呼祂名之人的中間,衰敗崩解,使你心碎了嗎?除非我們在某種程度上進入並有分主的生產之苦,否則我們將處在一種停滯不前的狀態裡。服事的真實、持久和永遠的價值,乃是根據於我們進入並有分主的生產之苦的程度有多少。這是一個受生產之苦的時候:不論這生產之苦是為未得救的人,或是為神的百姓。所有真實屬靈的活動都是來自於生產之苦;在每一個時代中,那些主所曾經重用的人,都有這樣的生產之苦在他們的心裡,在他們與神同在那隱密之處的生活裡。你有這樣的生活嗎?或許你會說你沒有。那你就要求主帶你進入祂心中所關切的,在神面前竭力,在你現在所處的時空裡,被帶入並有分祂的負擔。

所有這一切的經歷都是說出,那些人持續地持守著在他們的心中的負擔,到一個地步,他們自己的權益都變成次要的了,並且他們乃是將生死置之度外,將每一件事都視為與主自己的權益和見證有關,願意為神捨棄他們的一切。他們乃是將這樣的負擔一直的持守在他們的心裡,他們所持守的不只是一個服事的負擔。哦!求主將這負擔放在我們裡面,使我們無論在那裡都不懈怠,這在任何一個真正的服事裡都是必須的。我們並不是要一直給人一個不快樂的印象,而是神藉著人所以為奇怪,但卻是真實的矛盾–「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喜樂」(林後6:10),在這些神的僕人的裡面創造出一個把握和信心。

親愛的弟兄姊妹,那是一個在我們生活裡叫我們得著釋放的眾多因素之一。那叫我們從自己,並從我們的自省裡得著釋放的路,乃是我們也一同有分主的負擔。若是我們每一個人都願意說說我們自己的經歷,我們的經歷無非是,我們有一個迫切的需要,並且我們都想竭盡所能的要去應付那個需要,每一天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被自己這種個人的問題所綑綁。從自己裡面得釋放的路乃是來自於關心主的權益。你也可能被你自己屬靈的問題所綑綁,得釋放的路乃是在你的心裡有負擔為著神百姓。那個負擔就產生服事,那個負擔就是你的力量,那個負擔就是不住的禱告。有從主來的負擔就叫我們得著釋放。你有這負擔嗎?還是你仍舊在你自己的事物中嬉戲玩水,在海灘邊玩弄那些卵石,不願意在神所看為重大的事上與祂一同到海的深處?你只是有興趣,還是竭盡心力的關切?你只是想有美好快樂的時光,還是真正的將神在祂百姓中的需要放在你的心上?你到底在哪裡?

主急切的需要一個器皿

主必須得著一個器皿,一個像但以理那樣的器皿,不論是個人的器皿或是團體的器皿這器皿必須從自己裡出來向著神而去,為著祂的見證。神必須得著一個像尼希米那樣的器皿,為神的見證在祂百姓中間衰敗崩解而痛心。祂必須得著一個像以斯拉的器皿,他就是一刻的時間也沒有容讓任何與神的想法相違背的事情。祂必須得著一個像以斯帖的器皿,她將懼怕拋諸腦後,將生死置之度外,為她百姓的性命不斷地向王祈求,為將神的百姓從敵人的威嚇中拯救出來。哦!主藉著那些禱告的人成就了何等的事!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是我們要在主末後日子的行動裡,成為祂可用的器皿,那麼,主的負擔也必須臨到我們像託付給他們一樣,我們必須盡其所能的關切神的權益,我們必須毫無保留的為著主和祂的權益。如果你給主一個機會,你將會驚奇主是如何成就自己的事。

這整件事乃是開始於一種對需要的認知,並這認知在我們的心裡所產生的負擔。我們若是真在聖靈的催促底下進入那樣的負擔,那些在舊約中神所使用的器皿裡面所發現的共同特質,也會被編織在我們的裡面,並且我們也會成為一班被分別出來的人,為著主在祂百姓中間的見證,自願奉獻給主的負擔與祂的心意。

第二個因素:敵人的反對

然而,當你進入這負擔時,你發現你是在一個敵對的範圍裡,並且身處一個戰役之中。那是在這些書卷中的一個共同特點,他們每一個人的經歷都描繪出一種強烈反對和敵對的局面,這些反對和敵對的勢力結合起來要停止他們的工作。在以斯拉記裡我們讀到,「如今,我們的敵人」(拉4:1),並且在以斯帖記的開頭,你就發現你身處一個衝突的範圍。但以理又如何呢?因為禱告而身陷獅子坑。

我們必須認清事情的真像,除去心中的障礙。如果我們要站在神這一邊,完全為著祂的心意,我們就會面對從四面而來,那最兇猛的敵對、衝突和壓力;仇敵將無所不用其極的來擾亂我們,使我們無法達到目的。為什麼這麼多的敵對?為什麼這麼多的壓力?每一次,當一些神所在意,並且與神最終的目的有關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它們就在那裡,你總是會遇見那些敵對和壓力。

魔鬼從哪裡得知這些消息?當我們從神得著一個重要有價值的指示,並且身在其中,我們就會遭遇從裡從外來的壓力;當這壓力來的時候,你必須認識這乃是與神所看為重、算為數的事有關。這壓力會從人來,但是如果你去責怪人,並且將你的注意力都放在人的身上,開始與人打仗,我們就已經錯失了這整件事的焦點,這件事比表面所呈現的更深奧。「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原文作摔跤;下同),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

人們彼此摔角,並且壓在我們上頭,我們就開始將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他們身上,我們起來與人爭論,那是一個極其悲慘痛苦不幸的局面。事情過後,我們會發現我們是多麼的愚蠢,我們不認識那實在是一個屬靈的事件,反而讓魔鬼把我們甩到一個屬人的軌跡上。它並不真正是人們的錯誤,或者是一些無意義、無關聯的事件,事情的發生總是關係著一個屬靈事件的成就與否;並且所有這些反面的事都是仇敵所引起,牠用這些次要的事來霸佔我們,使我們瞎眼不能看見那真正主要的事。這樣就使我們不再禱告,當主的權益被挑戰的時候,我們就不會與主站在一起了。

這個衝突是永無止境的,我們似乎是進入一個時期,在其中,仇敵的工作是沒有休假日的,我們也發現,我們是不能請假的。你所做的每一件是都必須是與神商量過,你所有的動作都必須是出於神,都必須不能離開神。你每一個不出於神,並離開神的動作,都暴露在仇敵的監視之下,並且你也會因此付出代價。

四重的服事

但願我們都能認識神所使用的這些器皿的四重服事。但以理是第一個在巴比倫為著神恢復的行動的人,這行動乃是開始於他的禱告,這是一件引人注意且滿有意義的事。但以理在巴比倫藉著禱告承擔神的見證,神藉著那一個器皿的禱告回應了那個時代的需要。但以理是面向耶路撒冷禱告,求神恢復祂自己所曾經失去的,他所在意的是立為祂名的居所,他藉著禱告求神來達到祂自己的目的。

「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但10:12-13)藉著但以理的禱告,攪動了陰府最凶惡的權勢,這權勢甚至阻擋了天使長中的一位–「米迦勒,天使長中的一位,來幫助我。」

你注意到了嗎?在歷史的次序上,接下來就是以斯帖。好像魔鬼在那裡說:「但以理禱告要使百姓們從被擄之地歸回耶路撒冷,我要使他們都回不去。」所以我們就看見,魔鬼藉著那邪惡的哈曼,尋找除滅所有猶太人的機會,要使沒有一個遺民能回到耶路撒冷。

今天仇敵傾巢而出,藉著興起從四面而來的死亡,壓力,要阻止遺民歸回到神那裡,力道之深,幾乎就要癱瘓這些遺民,然而神主宰的干預,使哈曼的詭計無法得逞。

以斯拉承繼這個見證,並且關切神在耶路撒冷的住處。以斯拉和這些遺民們回到耶路撒冷,建造神的聖殿並恢復設立了祭壇。

最後是尼希米。他是掛念耶路撒冷的城牆和城門。他的著眼點乃是在屬神的和不屬神的之間,畫出一條清楚的界限,他是熱心護衛神的見證;你看他是何等重視安息日:『那些日子,我在猶大見有人在安息日醡酒(原文作踹酒醡),搬運禾捆馱在驢上,又把酒、葡萄、無花果,和各樣的擔子在安息日擔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們賣食物的那日警戒他們。又有推羅人住在耶路撒冷;他們把魚和各樣貨物運進來,在安息日賣給猶大人。我就斥責猶大的貴冑說:「你們怎麼行這惡事犯了安息日呢?從前你們列祖豈不是這樣行,以致我們神使一切災禍臨到我們和這城嗎?現在你們還犯安息日,使忿怒越發臨到以色列!」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門有黑影的時候,我就吩咐人將門關鎖,不過安息日不准開放。我又派我幾個僕人管理城門,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擔什麼擔子進城。於是商人和販賣各樣貨物的,一兩次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我就警戒他們說:「你們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這樣,我必下手拿辦你們。」從此以後,他們在安息日不再來了。 』(尼13:15-21)。安息日乃是神完成祂的工作的一個重大見證,城牆乃是那些不屬於神的一個終止記號;那是一個清楚的界限,在這界限之外的,都不是屬神的,在城內都沒有地位,我們要把它們關在門外。城牆代表的意義乃是沒有摻混,沒有重疊,是一個明確的分界。這是我們從尼希米所得著的啟示。

神的榮譽榜單

我們現在來到以斯拉記第八章,來看這章聖經對我們的價值所在。

我們發現有一些人名在這裡被提起,「那些與我一同從巴比倫上去之人的名字。」在這裡你看到了一個紀錄,記載了那些將自己完全分別出來,和神一同來到耶路撒冷之人的名字。聖靈似乎是拿著筆,將那些負神見證責任之人的名字一一的寫在聖經裡,祂記錄了那一班將自己完全奉獻給神,並且和神一同來到耶路撒冷的人。他們中間沒有人是半途而廢的,否則聖靈就早已記錄下來。沒有人回頭,那些離開在巴比倫安逸舒適生活的人,經過了長途困苦的旅程,和途中各種的危險,他們最終都回到了那個破損的城裡。

那一個艱苦的行程,充滿了痛苦,敵對和諸如此類的事,然而他們甘願付出代價,走完了整個行程。這些人的名字被逐一謹慎的記錄下來,並且只要聖經存在一天,他們的名字也存在一天。他們乃是那些蒙召、被揀選並忠信的人,完全為了神,不計任何代價。

這在神眼中看為美好,所以神將那些走完行程之人的名字一一的記錄下來。我們要與神一同走完這行程嗎?還是我們因算計代價而離開這行程?

然而,在這章聖經裡,我發現以斯拉接下來的陳述乃是:我沒有看見利未人在那裡(拉8:15)。

為什麼會這樣呢?利未人乃是那些只在神裡面有產業的人,他們在土地上是無分的(書14:4-5)。要他們去一個荒涼的地方,在那裡,他們不能承受產業;對他們來說,這是一件沒有盼望的事。利未人在巴比倫所得的,可能比他們回到耶路撒冷所得的還多,他們看不到他們日常生活所需要的供應要從哪裡來,他們知道他們沒有權利參與分配那地的事物,因為他們在那地上是沒有產業的,他們只能信靠神,所以他們選擇留在巴比倫。只有極少數的人,他們離開他們的被擄之地,只持守在神裡的那一分,從地上看不到他們的供應從哪裡來。「我沒有看見利未人在那裡!」

這種情形不就是和話語職事從一個宗教的系統裡出來一模一樣嗎?在那系統裡,你有把握你的供應從哪裡來。這是一個信心的試驗,試驗你是否願意離開在宗教世界裡那個安全可靠的地位,從宗教的系統裡出來,對宗教的世界無所求,只持有在神裡面的那一分。我們發現不多人能承受這樣的試驗,所以我們在那名單裡找不到利未人。

 

給神一個機會

接下來,以斯拉宣告禁食(拉8:21-23)。這件事所代表的屬靈意義是什麼?沒有別的,就是主要負你完全的責任,這就是這件事的屬靈意義。哦!是的,主要負你完全的責任,然而這仍舊是一個信心的試驗,是一個信心的旅程。主能負我們完全的責任嗎?我們從王得著幫助不是更好嗎?換句話說,向人,向世界請求援助,確保拿到一個直達終點的通行證,不是更好嗎?–這就是這裡的意思。但是,我們在這裡作見證,我們不需要任何世界的資源和幫助,我們能夠行完這路程,我們可以信靠神,祂要負我們完全的責任,這就是我們的見證。親愛的弟兄姊妹,神要負我們完全的責任,這就是我們的通行證,一個能達到目的且勝利成功的通行證。我們要把把詩篇一百二十一篇至一百三十四篇放在以撒拉記第八章二十一節的後面來讀,你會發現在那裡他們是一路唱著上行詩,是一個信賴、得勝並且強壯有力的音調,有人認為他們乃是一路唱著這上行詩直到行完了他們的路程。他們唱出了他們對神完全的信靠-「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主也怎樣圍繞祂的百姓。」那是比這世界裡所有騎馬的和馬匹還要好,主要負你完全的責任。信靠祂,不要下到埃及,或者巴比倫王那裡去求幫助,給主一個機會來維護祂自己的見證。他們就這樣行完了他們信心的路程,並且主也為他們辯護,證明他們這樣的信託是正確的。

以斯拉記八章二十四至三十節是說到有關託付的事,這乃是一個聖潔甘心獻給主的祭物,「你們當警醒看守,直到你們在耶路撒冷耶和華殿的庫內,在祭司長和利未族長,並以色列的各族長面前過了秤。」我們要把這祭物看成是當初我們信主的時候,主所信託給我們的信仰,這樣的看待乃是一件蒙福的事。那就是保羅寫給提摩太所說的,「你要保守所託付你的」(提前6:20)主為了祂的見證,將祂豐滿的救恩,就是那些貴重金屬所豫表的,託付給祂所揀選的器皿;有銅,銀和金。我們都知道它們屬靈的意義,所有這些都是祂所託付你的,是那些屬神的事物,是那「一次交付聖徒的信仰」(猶1:3),是那些神救恩中重大的要素:稱義,救贖和成聖。

當我們一進入外院子,就立刻會碰到銅-銅祭壇-和所銅祭壇所豫表的那美好的意義,就是主耶穌為著神的旨意將自己完全絕對的奉獻給神,「我們憑這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祂的身體,就得以成聖。」(來10:10)那是一個全然獻給神的燔祭,為使我們能成聖。接下來你有銀,為著我們的救贖;然後有金,為叫我們被模成主那神聖的形像,這就是交付聖徒們的信仰。猶大寫信給聖徒們,鼓勵他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信仰竭力的爭辯(猶1:3)。那信仰就是我們當初信主的時候,神所信託給我們的,要在我們行完路程之後如數上繳。保羅在他一生的終了時說,「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4:7),並且在末了的時候,在神的殿裡完全如數的繳回。

這信仰說出了在神殿裡所有的服事,神整體的見證和那豐滿的福音。一次交付聖徒那豐滿的信仰已經託付給我們了,並且至終必須被安置在神的殿裡,因此我們要在路程上小心護衛,並在路程的終點,沒有混雜的交在主面前,成為那明亮的見證;沒有一點的失落,乃是完全的交回。

求主賜給我們恩典和力量來護衛所託付我們的,使我們在路程的終了能交還給祂,並且告訴祂:我們沒有任何的遺失,我們已經守住了所信的道,我們已經跑完了路程-因此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們存留。

就著聖經的真理來說,所有這一切的講述實在美好,但若只是停在這裡,我所說的都是虛空枉然。我知道要把別人帶進自己所關心的事情裡並且受苦,那是一件困難的事,我相信你對現今所發生的事有某種的認知,那些事是絕對屬靈的;這件事雖然艱困,但是我們仍然能發現那些向神呼籲要多得神的供應的人,他們求神指示他們在哪裡能找著屬靈的食物。

我相信主在我們的日子裡會做一些事,每一天都做一些微小的事,祂要藉著得著一個有負擔的器皿開始祂的工作,並且將有關主耶穌整體的啟示託付給他,他要在信心裡加緊他的腳步,並且信靠主,給主一個機會來證實祂自己。願主將我們構建成這器皿的一部分,並且也在其他人身上開始這樣的行動。我們要為這事祈求主,若這真是祂所要做的,求祂將這件事放在你的心上,並且在今日祂所要做的事上,帶你進入與祂自己的交通裡。

「…我們神的手保佑我們,救我們脫離仇敵和路上埋伏之人的手。…在我們神的殿裡把金銀和器皿都秤了,…當時都點了數目,按著分量寫在冊上。」(拉8:31-34)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