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寶座的來往–有關禱告生活的一些探討

第四篇 在禱告上的一些心理障礙

 

我們曾仔細地思考過禱告的五個方面,就是:交通、降服、祈求、合作和爭戰,現在我們要繼續進一步地來思考一些關乎禱告的問題。正如我們曾經說過的,在我們心思的後台,常常會有一種不明所以的矛盾和不確定的感覺。這些感覺影響我們的禱告,嚴重的損害我們的禱告,或者癱瘓我們的禱告;並且有時我們會因這些心理障礙,使我們的禱告受攔阻,然而我們卻從來沒有認真去分析或解釋這些心理障礙。我們現在的目標是試圖解釋這些問題,分析這些問題,指出這些問題的癥結所在,清理出一個根基,使我們能在其上確實並滿有信心的來禱告。


禱告和神的旨意

在消除禱告心理障礙的事上,其中一個主要難處的發生是與神的旨意有關。當然,神的旨意是一個非常廣潤的默想和思考的範圍,它包括了許多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方面和不同的要點。然而我們要試圖縮小這題目所包括的範圍,並且當我們往下交通時,我們將發現許多的要點會被包含在我們的交通裡。 


對我而言,關乎神的旨意,那最基本的問題乃是:神的旨意是絕對,或是神的旨意是相對的?我們所要解決的問題是:神的旨意在我們身上是絕對的,還是相對的?這樣的說法,或許不能叫你得著太多的幫助,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太不切實際;然而,我會對我所要表達的意思作出解釋。


神允許一些事情發生,是因為這些事情都是祂絕對的旨意,還是因為神要藉著這些事情來引領我們到某種地位上?對於後者,神的旨意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也就是說,這些事情並不能絕對地代表祂的旨意,反而神允許這些事情是為了要達到一些其他的目的;因此,這些事乃是代表神相對的旨意。現在,在關乎禱告的事上,你有了根基和基礎,更廣泛的來關心神的旨意。如果我們所要應對的是神相對的旨意,其結果,若不是,那些事情已經完成了它們的使命,被棄置在一邊,並且在神的旨意裡它們已經沒有絲毫存在的地位了;就是,那些事情仍然被神所允許而持續的存在;然而,我們在那些事上是處於優勢的地位,並且那些事已成為我們的僕人。那些事情的存在並不是因為神豐滿的旨意和目的,而是因為祂知道,為著維持我們在某一個特定的地位上,那些事有它們存在的必要。如果我們是完全完美的受造之物,那麼神對我們的旨意必定永遠是絕對的,神的相對的旨意就沒有存在的地位了;因為祂就不需要允許那些事情發生,好使我們能達到新的地位。然而,我們既是不完全的,墮落的,受造者,因此神對於我們的旨意,就常常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


降服和不住的祈求之間的衝突

因此,對我們而言,降服與不住地祈求彼此之間是有問題的,這兩件事好像是彼此敵對的,代表了衝突與矛盾。你怎能把降服與不住地祈求這兩件事調和在一起 呢?不住地祈求豈不是把降服推翻了?降服豈不是也把不住地祈求排除了?它們似乎是彼此反對的;然而,事情卻不是這樣。在禱告上所生發的問題乃是,一方面要持續敲門,繼續叩門,一方面又要懂得降服。降服豈不是奪去了你叩門的動力?你的強行叩門豈不在暗示你尚未學會降服呢?這問題在你的思想裡或許不常是以這種的說法陳述出來,但它卻潛入並停留在你思想的後台,並且常常要把確信,確實和肯定從你的禱告裡抽取出去,以致你發現自己身處兩造的衝突之間,無所適從。 


  是的,那是一個在禱告上的問題;然而,我們必須竭盡所能,非常明確的來解決這個問題。我想這個問題的解決,首先必須認識禱告是與神的道德標準(moral)這個因素有關,並要瞭解神非常在意並掛心這道德標準的因素和因這道德標準所產生的問題。某些事情必須在我們裡面經過,或是從我們裡面通過;也就是說,在神相對的旨意裡,有許多的事情是被允許的;或者,甚至是主所差遣來的,為要達到一個目的,就是要把某些事情傳輸到我們裡面;或者,要在我們裡面,帶我們經過某些事情,因為這些事乃是與神道德標準的這個因素有關(我現在用神道德的標準moral這個名詞,我是取它最廣義的解釋,完全不是取它狹義的解釋)我們必需認識這新造是一件與神道德的標準有關的事;就我們而言,新造在我們裡面並未畢盡其功。新造的本身是完美並完全的,然而新造在我們裡面並不完全。舊造仍然存在,對於新造而言,這舊造是客觀並且是外在的,然而它卻有極大的影響力,它並將這影響力加諸在新造上。罪在信徒身上並不是已經被滅絕了,世界在信徒身上也沒有被滅絕,世界對於信徒仍然有它的影響力。你不需我提醒你,魔鬼在信徒身上也沒有被滅絕!然而,在舊造的中央就是那個新造,這新造就是神的道德標準,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是神道德的標準在人裡面的嬰兒期,並且新造裡的一切神道德標準的成分和原素必須逐漸地發展,好使我們得以成為一個具有神道德標準的受造者。〝具有神道德標準的受造者〞這個詞的完整的意義就是一個承擔責任的受造者,一個有智慧的受造者,一個有新的良心的受造者,有一個新的價值標準,對於一切屬靈的原則也有了新的認知。一個全新的世界被引進來,並且這受造者必須聰慧地擁有這新造的知識和智慧,得以明白新造的祕密並且新造的美德也被組織在這受造者裡面。神並沒有藉著重生,使我們被做成一個機器人或是機器裝置,藉著外力推動,不顧我們自己的意志、我們的感覺、我們的喜好、我們的理性和我們智力,不經過我們這個人隨意地把我們帶領到這裡或那裡,驅使我們去做一些事,要求我們去做一些事。這樣的想法是全然違背聖經的。

 

然而,神是要把我們構建成為有神道德標準的受造者,這受造者不是天然的人,這受造者有一個新的道德標準,新的屬天的體系,和一個有全新智力的人。我們有一套全新的判斷,衡量和評價的體制,並且在每一事上,主都與我們有關。主要呼召我們,在新造的感覺和看法上,在意識和觀念上,在確定的信仰和宣告上,從我們裡面操練自己。因此,新造是一件與神道德標準有關的事;然而,因為舊造仍然環繞包圍在新造的四周,新造必須藉著征服,藉著爭戰來得著增長,並且藉著艱苦的操練,藉著制伏,藉著克服來勝過舊造,並且這樣的操練必須是藉著你意志的決定,奮發的應對,全心的奉獻並持續不斷的應用。我們被更新的意志,藉著聖靈的加力,必不會以一種機械式的方式運作,反而在主裡面,這個被更新的意志會被要求藉著習用而得著操練。在神的旨意裡面的禱告,並不是意謂著讓聖靈監禁控制你的意志和你的選擇,叫你禱告的時候不必使用你自己的智力。那樣的禱告全然是在一種錯誤的範圍裡。今天,有許多人,他們讓自己的智力被屏除於一邊,於是他們便開始流露出各種禱告的話語,這些話語不是他本人或任何人所能夠瞭解的,然而那絕不是出於新造的禱告。聖靈從來不會用停止人的智力和悟性的方法來使用我們,相反的,聖靈乃是要求我們在悟性上受操練,「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林前十四15)這是使徒保羅所說的,並且在聖靈裡的禱告並不是要我們把自己放棄給聖靈到一個地步,以致我們完全喪失了在我們生命中那判斷選擇(moral)的功能。(我再一次用moral這一個名詞,乃指著它那最完滿的意義)。


教育性的禱告

我們既然看見,就我們而言,在主的心意裡,神道德標準的這個問題是何等的緊要,禱告就因此成為一種教育和訓練。我們曾說到〝禱告的學校〞,那是一個很正確的名稱。教育與訓練並不是同一件事,教育是與我們所獲得的知識有關,而訓練是與我們在實際的行動裡,表現出神道德的標準,所產生的價值有關。請你牢記這個解釋,因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解釋。當我們說到一個受過教育的人,我們意思是指這個人知道的很多;然而當我們提起一個受過美好訓練的人,我們乃是想到他在一些實際的事上有他的價值。有很多受過教育的人,他們在實際的行動上是全然無用的。因此,我們是在禱告中被主來擴展,並且主也是在禱告中對付我們,留意我們是否被擴展並延伸;這件事,從一方面來說,我們是在獲取屬靈的知識;除非我們在禱告中被主擴展,否則我們便不可能得著屬靈的知識;當我們在禱告裡有了充分的擴展時,我們在事情上的學習是超凡卓越的,我們得著了秘訣並且我們對事情有真正的認識。在另外一方面,當我們在禱告裡被主來擴展時,便達到訓練的效果,這擴展帶領我們來到一個屬神道德標準的地位上,使我們在神道德的標準上達到更高的水平。不久,我們將領會這件事的意義。不禱告的人必定是既無知又軟弱,沒有受過教育和訓練,他們不能知道神的心意,並且也不能按著神的心意去行。

 
因此,我們必須更進一步的認識,禱告不僅是為著個人的益處,禱告更是在從事一場戰役。在禱告中,一些與神的計劃有關的事,是我們需要進入領會的。禱告不僅是為著個人,對自我有價值,禱告也是非我的,團體的,也是彼此相關的,即使是從個人禱告中所產生的那屬神道德的標準,其價值也是非我的,是團體的,是彼此相關的。


不住地祈求的性質

現在我們要試著把前面所說過的總結摘要一下,不住地祈求禱告可以分為三個方面。但你曾否看見,不住地祈求為何是必要的,是必需的和正確的?並且,你曾否看見,不住地祈求與降服之間並不相互矛盾?正如我們先前所指出的,降服是一件主動的事,是正面的事,而不是一件消極和被動的事。降服就是與神的心意調和一致,並且之後接下去的不住地祈求,是為使屬神道德標準的特徵得著發展。 


基督的美德組織在我們裡面

正如我們前面曾提起,不住地祈求的禱告可分為三個方面:第一方面是屬神的道德標準,而關乎屬神的道德標準也有它自己的兩方面:我們曾說到,在金香壇上所獻上之香料的成分,並且我們也指出,這些香料的成分乃是代表基督那屬神道德標準的美德。從一方面看來,我們必須藉著信心來領會並取用這些美德,這是不住地祈求禱告在屬神的道德標準上的一面。我們需要藉著信,特意的,並持續不斷地去領會並取用屬神道德標準的美德和主耶穌的榮耀,這樣的領會和取用乃是一種操練。這種操練,通常是意謂著我們將干擾我們,從我們天然自我所產生的爭論,驅逐出去,這些爭論使我們的禱告受到阻礙。當我們來到神的面前,我們確實應當存著對於自己不配、空虛和軟弱的感覺,但那個感覺不是我們操練的根基,在這件事上我們應該清楚明瞭。然而,通常那積極有效的禱告,會因著我們自己持續不斷地被我們自己的罪惡、軟弱和無助霸佔困惑,而受到阻擾,限制,甚至被抑制;因此,我們需要積極的操練取用基督那屬神的美德標準和優美之處,好使我們能雙手捧著基督那屬神的美德標準和優美之處,將它們帶到神的面前。


仇敵必要想方設法在神的面前定罪,譴責並控告我們;然而,我們的雙手必須牢牢地握住主耶穌的美德,除非我們這樣的做,否則我們便到不了神的寶座;因為如果沒有主耶穌的美德,我們是到不了寶座的。我們必須蓄意地拒絕從仇敵來的定罪。我們知道有一些人,他們禱告的生活幾乎成為一種遙遠和近乎不可能的事,因為一但他們將自己分別出來要禱告的時候,立刻有一種自我反省,自我分析,自我的感覺,和他們自己的缺失就湧入他們的心頭,使他們受攔阻,以致於他們從未能達到任何正面積極的事物。


然而,在這一面看來,這是信心的操練,我們堅定持續的在信心裡取用那些香料的成分,那些主耶穌的美德和優美之處,這樣的取用要帶領我們達到神的面前。

關乎屬神道德標準的因素還有另外一面;主耶穌的美德和德行必須藉著聖靈鍛造在我們這個人的裡面。主耶穌在神面前是代表那位合神自己心意的人,然而祂不僅是代表我們的那個人,並且從這個人,所有在基督裡新造的肢體都有份於祂的性格,從這個完美的人–一個被製作完美的人,祂的美德和德行的豐富內涵都必須被分送傳輸到祂所有的肢體,以致於他們都有祂的特徵,並且都能在他們自己的裡面,成為祂神聖性情的分享者。這些基督的美德是被試驗過的,被鍛煉過,被證明過,並且是得勝的美德。現今,這些美德是充滿活力的美德,不是只靜止不動。讓我恭敬地這樣說,主耶穌並沒有被放在博物館裡,好像一個模型,一個最高等的標本,讓人去觀賞和稱羨;不,在祂的裡面有生命的力量和實際。祂活著,祂不是一個模型,也不是一個塑像。祂是一位活的基督,要將祂自己分賜給我們,就是祂身體上的肢體,這樣的分賜乃是藉著聖靈的服事來完成的。「祂的信心」不是只是一些已經達到完滿結局,沒有缺陷的,完美的事物,為要給人欣賞,正如我們觀賞一個美麗的標本一樣。那是一個我們藉以生活的信心。「祂的忍耐」也有同樣特質。我們是蒙召來跟隨並有份於基督的忍耐。當我們講說些事的時候,你會有許多經文湧進你的思想裡:「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彼後一5)加上,加上,加上-這些基督的美德,是一直地被加在我們的身上。


使徒說,我們是蒙召成為「基督的分享者。」(來三15) 所以,基督的信心,基督的忍耐,基督的奉獻,基督的受苦和基督的愛心都曾經被徹底的檢驗,試驗過,被證明過,並且是得勝有餘。祂的美德並不是一些與我們分離無關的事物,祂的美德乃是與我們息息相關的。「因此祂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欲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彼後一4)


因此,在不住地祈求的禱告中,從屬神道德標準的這一方面來看,乃是基督的美德和德行要鍛造在我們的裡面。不斷地祈求意謂著我們需要忍耐,因為神沒有立刻答應我們;今天,明天,一個星期,一個月,或一年,神在做甚麼呢?祂是在將祂兒子那屬神道德標準的美德工作到我們裡面,這屬神道德標準的美德是一種被成全且得勝的信心,是一種被成全且得勝的忍耐,是一種被成全且得勝的奉獻,也是一種完全向神的順服;這樣的順服,除了從不住地祈求禱告之外,神無法從其他的根基得著。禱告實在是一所訓練的學校。這些屬神道德標準的美德是經過禱告的操練而得著的。讓我們記得神最終是要達到一個目的的,並且我們蒙召作基督同伴,其最終目的必是達到屬神的道德標準。這事必定與性格的組成有關,因此才有神相對旨意的存在。「罪」不是神的絕對旨意,但神卻允許它的存在。哦!是的,但是這乃是關係到我們對罪的征服,關係到在新造裡屬神道德標準上生命的發展。受苦不是神的絕對旨意,但卻是神所允許的,祂也確實允許我們受苦。因此,受苦是神相對的旨意,意思也就是說,神的允許和神的認可是為著一個目的的。當那個目的達到以後,苦難可能就離我們而去;或者為著是要保守我們在一個神所要我們站立的地位上,苦難也可能仍然被神所認可而繼續存在,然而因為那被允許的苦難已經使我們達到了那個地位,所以神相對的旨意也就成就了。這個原則可以應用在其他任何事情上。舉例來說,境遇;許多境遇臨到我們的生活,並不是神絕對的旨意;「破碎」並不是神絕對的旨意,然而因為沒有一件事能夠臨到神的任何兒女們是沒有經過祂同意的,所以「破碎」是神所允許的旨意。


得著屬靈的悟性

接下來,在禱告中,我們所全面關注的問題是:在所發生的事上,尋求知道甚麼是神的意思。這種在禱告中的尋求對我們是一種教育,經過了深度心靈的操練和生產之苦般的苦難,才使我們得以藉著所發生的事情認識神的意思,這是神對我們的訓練。經過教育和訓練,我們就達到一種更高標準的生活。所以,不住地祈求的禱告的第二方面就是知識。在不住祈求的禱告中,那首要的地位就是屬神道德標準的生命,知識則在次要的地位。有一些人,他們把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中,但他們卻被引導進入那些顯然矛盾的奇怪經歷中。他們或許能清楚的意識到神所要做的事,然而他們卻完全沒有可能行出來。沒有一條路對他們是開啟的,所有的門對他們都是關閉的。耽延再耽延,主在做甚麼呢?主在我們身上工作的第一個果效應該是,在禱告中擴展我們,在不住的祈求中充分的延伸我們。我們不能就這樣放棄,我們或許會決定將這件事完全交在主的手裡,但是我們卻發現我們一再的回到這件事情上,並且主也不允許我們對這件事採取事不關己冷漠的態度。是的,主所追求的是我們能有更豐富的知識和領會的能力,這件事是與主如何對待我們有關。當然有一件事是我們從經歷中所認識的,但如果我們的思想能更清楚地認識這件事,對於我們也是好的,這件事就是:我們無法從書本裡或講臺上學得屬神的原則或得著屬靈的知識。只有這些屬神的原則與屬靈的知識經過一個生產的過程,才有可能被我們認識。首先,必須有成孕,那是一件內在的事;之後必須有成型的過程,接下來,必須有經過生產之苦而有的出生。這是一個生命的過程,我們無法從書本,甚或是聖經,學得屬神屬靈的事,我們只能憑著在生命中所經歷過的,去學習聖經裡面所要告訴我們的。聖經不是一部留聲機,聖經乃是一個麥克風。這兩者的差異是在何處?留聲機是一部機器,把聲音貯存在它自己裡面;麥克風是一種裝置,將聲音傳送出去。聖經不是一部留聲機,當我們在讀聖經的時候,我們必須藉著聖靈得著一些從聖經以外而來的啟示,使我們能以領會我們所讀的。我們能得著留聲機式的聖經知識,也就是說,我們可能把聖經當成一本書從頭到尾徹底地認識它,我們也能有最奇妙的解釋和圖解;然而,對主而言,在一切生命道路中的實際和屬靈的目的上,我們卻可能依舊一點用處也沒有。

 
但如果我們對神的話語有了「麥克風」式的領會,我們就能認識聖經;是的,然而不但這樣,神要藉聖經向我們說話,並且我們能得著生命的信息。我們都像海邊玩耍的孩子們,拾起了貝殼,放在我們自己的耳朵邊,去聽那海濤的聲音。我們把貝殼帶回到城市,我們的家裡,再把貝殼放在我們的耳邊,還能聽到那海濤的聲音。這是真實的嗎?這是孩子們的幻覺。當我們做孩子的時候,我們以為在城裡,只要有了貝殼,就可以聽到海濤的聲音,那海濤的聲音是貯藏在貝殼裡頭,我們只要把它放在耳朵邊,聲音就在其中被我們聽見了。這是小孩子對貝殼的幻想,但是事情卻不是這樣。這貝殼只不過好像一個漏斗,把空氣中聲音的震動收集起來,使我們得以聽見那光靠耳朵所不能夠聽見的聲音。貝殼只不過是一個聲音的傳送器。


我們若是把神的話當作一本書,那我們就是把神的話當成那個貝殼一樣。如果我們是在聖靈裡,神的話就要把神的心意帶來給我們;但是,除非聖靈能藉著聖經在我們裡面運行工作,否則聖經就像任何其他的書本一樣,我們可以讀它,但所得著的亮光是不會比我們從任何其他書籍所得著的更多。我們的需要是得著屬靈的知識,然而許多人只把聖經當做一本課本。
  

我們現在所說的乃是:我們無法從書本或講臺來認識屬神的原則,或者是得著屬靈的知識。這些屬神的原則和屬靈的知識只能順著生命和經歷這條路線臨及我們。這是一種活的性格被成全在我們身上,一種生命成型在我們裡面,在我們裡發展,並且帶領我們進入生產之苦,為著那生命完滿的表顯。這就是我們得著屬靈知識的途徑,這屬靈的知識是從不住地祈求的禱告裡面而得來的,這也是為甚麼神要求我們並且使我們必需不住地祈求禱告的原因。我們必須在神面前,從我們身上所經歷的生產之苦,在長久延伸的痛苦經歷中,來認識屬靈的事物。以長遠的眼光來看,通常我們的急促所代表的意義就是時間上的損失,因我們太過於躁急的緣故,我們必須回頭去得著更充分的知識。神必須帶領許多人回頭,並束縛他們,使他們動彈不得,並且在一個被延長的時期裡,將他們看守在一個有深度的操練裡。之後,他們便能得知甚麼是神的心意,這種因學習而有的認識是必需的且是不可缺少的。有些人他們是在他們出發前就被成全而認識了,但是,不論你的認識是在你出發之前,或是出發之後被主帶領回頭,主都只關心同一件事,就是你必須認識,你必須有知識。

所以,主的遲廷就是祂延伸我們不住地祈求的禱告的時間,為要叫我們得著屬靈的知識。
  

負起禱告的責任

接下來,不住地祈求的禱告的第三方面是集體的一面。尼希米說到他晝夜在神面前的禱告(尼一6),然而,那個禱告是有關聯性的,因為那個禱告是與神的子民有關的。基督的禱告也有同樣的特性,基督的禱告不只是為著祂自己,更是關乎祂自己的百姓,並且祂是盡心竭力晝夜為他們禱告。保羅的禱告很清楚地有相同之處:「…也就為你們不住的禱告祈求。」(西一9)「隨時多方禱告祈求…為眾聖徒祈 求。」(弗六18) 在這些禱告中我們都看見了持續不斷和不住地祈求,但是這樣的禱告是一種集體和與他人相關聯的事情。當我們用不住地祈求或糾纏不休這一個詞時,我們心裡的背景所呈現的是那個寡婦,那位面勇敢面對不義的審判官的寡婦,那位寡婦所代表的就是教會。基督對於不住地祈求的看法乃是:「神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路十八7) 

 

替眾聖徒向對頭伸冤是指甚麼呢?這件事最終所指的是一件重大集體的事,當那位在神面前晝夜控告弟兄的被摔下去時,便是這重大事件的結局。那位偉大的審判官要報復那位控告者,就是騷擾教會的那一位,這件事有它集體的一面。那位朋友在半夜裡求餅的事,也是一件與他人相關聯的事,不是一件個人的事。那個人起來為他的朋友開門,是因為他若不起來開門,他的朋友就會繼續不斷地叩門。因他情詞迫切的直求,就使那人從床上起來,這件事是與其他的人有關。所有這一切都代表神的一個計劃,一個打算和一場戰役,所有神的百姓都包括在其中。神不只是要我們個人單獨地達到某種地步,祂也是要我們與祂所有的百姓關連在一起來達到那個地位:「直等到我們眾人…同歸於…。」(弗四13)我們的生產之苦,我們在屬神道德標準上的訓練,那些在我們裡面運作的各種矛盾和遲延,都是為了更長地延伸我們和更充分地擴充我們,這延伸和擴充都是與整個基督的身體有關。因此這是一件與他人相關聯的事,因為它是一件為了整個基督身體的事。 

 

主是尋求成全祂整個身體,並且這整個身體裡的每一部分都必須能盡自己的本分與功用。有一天,我們在一切的試煉,困苦艱難和困惑裡所累積出來的果效,都要從整個完美的基督的身體上顯明出來;那時我們將看見,我們的受苦並不是個別的在孤立中受苦,我們的受苦不是分離分開的,而是集體的,是與他人相關聯的,是整體的一部分;這些受苦所產生的貢獻,是超過我們自己個人的利益。我們必須讓神那完滿的目的在我們個人的經歷中加上色彩。那些我們所經歷的,不只是因為主選中我們成為孤單的受苦者;更是因為祂的目的乃是祂的身體,並且我們是因為祂身體的緣故受苦。為著整個身體的緣故,「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從這裡你可以看見,受苦是與他人有關聯的。受苦不是神絕對的旨意,以更進一步的意義來說,就是當我們往前來到神那更大的意圖和目的時,受苦乃是相對的。當神那個更大的意圖和目的達成時,在苦難中神那相對的旨意便中止了;之後就不再有痛苦,不再有苦難了。我們必須看見神的整個計劃,並知道神要求我們堅定持續,使我們必須不住地祈求禱告,這樣不住地祈求禱告會影響以下三件事:信徒個人屬神道德的標準生活乃是根據屬天的模型。因著禱告蒙答應被延遲,就催促我們不住地祈求禱告,我們的屬靈知識因此得著加增。我們將要學習一些我們從前所不知道的事物,在禱告裡的被延伸和被擴展乃是神訓練我們的方法,藉此我們得以認識那些從前所不知道的事物。

 

這樣的操練,這樣的生產之苦,是與神的整個目的有關,並且在與所有祂的眾聖徒的關係上有它一定的地位。在神的旨意裡沒有脅迫這件事,那樣的思想和不住地祈求是不相合的。不住地祈求–雖然它看起來不像是與神合作,但是不住地祈求實在就是與神的合作。我們或許覺得,不住地祈求所產生的果效是強迫神並且說服神去做某些事情,但是神卻只是吸引我們走在不住地祈求這條路上,吸引我們進入祂的旨意裡與祂合作。這就是我在前面曾說過,在我們裡面有一些的事情是需要被克服的意思,各種舊造的事物必須被對付:我們的欲望,我們的感覺,我們的喜好,我們的判斷,我們的觀念,我們的估量都需要被對付過。在這禱告的操練,活動和生產之苦中,我們進入了與神的合作,並且我們終究要發現,原來我們想要說服神去做某些事情的想法,正是主用來使我們達到一個屬靈地位的方法,在那樣的地位上,祂能夠做祂所想要作的事;雖然主的方法奇特,但是,至終主總被證明是對的,「智慧是從她的兒女得證為對的。」(路七章35)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