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寶座的來往–有關禱告生活的一些探討

第二章 爭戰的禱告

讀經:

「然而,我們禱告我們的神,又因他們的緣故,就派人看守,晝夜防備。」尼四9

「造城牆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尼四17

「你們聽見角聲在哪裡,就聚集到我們那裡去。我們的神必為我們爭戰。」尼四20

「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六18


基督徒的生活常常被比作一種爭戰,並且你常能聽到〝一同加入聖軍,為了主,勇赴沙場〞的呼籲。然而那樣的呼籲並不適用於每一個人;因為,確實是有一個爭戰並且也需要一班戰士;然而,除非我們得救並且〝站在主這邊〞,否則我們就不會真實的認識並感受那個戰鬥,戰爭,和戰役。不信的人一點都不知道這個爭戰,對他們來說,那只是一個人們所報導的消息和談論的題目,是一件客觀的事–在他們自身之外的事,他們對這事情的想法是完全混亂且錯誤的。除非我們真正在基督裡,否則我們就不能認識這爭戰的真實性,也不能領會這爭戰真正的性質。


這次我們講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種爭戰,我們並不只就著普通一般的說法來講述,我們所說的特別是指與主耶穌那豐滿的見證有關係並相關聯的爭戰。一般人對基督徒爭戰的觀念是與邪惡,不道德,墮落,這世界中的事,並與改正人類社會的光景有關,這就是那些不信之人的錯誤領會。他們以為加入基督徒的聖軍就是要去和邪惡,不道德,並充斥在這世界裡的墮落情形爭戰。然而,一旦你真正有份於主耶穌那豐滿的見證,你很快的就會發展出另一種感覺:你所要對付的不只是邪惡,不道德和罪惡;你所要對付的更是隱藏在每一件事情背後的屬靈氣的勢力–聰明、狡滑、詭詐、充滿仇恨、惡毒的勢力。那就是我們現在所關切的爭戰,那個爭戰是與主耶穌那完滿的見證有關,與祂在這個宇宙中那絕對並完全的主權和統治有關,那不是一個與事物的爭戰,而是與屬靈氣的惡魔們爭戰,這些惡魔是由一個不尋常屬靈氣的人物,就是那惡者,所領率。


屬靈的衝突必然包含了一個屬靈的地位

這個爭戰是與一個地位有關,只有當我們在一個特定的範圍裡,我們才會察覺。你可以是一個基督徒,作為一個基督徒,你或許知道你將面臨逆境、困難,反對,和那些使基督徒生活緊張和滿了衝突的事,使得你的生活進入一種爭戰的狀態;然而,你卻不一定有分於主耶穌的見證最終所要達到的目的,你卻不一定進入聖徒們爭戰的最終領域。但是,你若是一個信徒,對基督獨一的主權和統治,對十字架偉大的工作的每一面,有豐滿的啟示,並且認識教會就是祂的身體,你就立刻進入一個新的衝突的領域,爭戰的性質也改變了,並且你開始發展出一種的意識,或者說,有一種知覺開始在你裡面成長,你所面臨的事,是比充斥在這世界裡那些不道德的事,還要更陰險,還要更聰明邪惡。你會越來越多的發覺,你必須直接並赤裸裸的面對那惡者並牠一切的勢力。


但是,那個意識是與一個特定的地位緊密的連結在一起的。信徒們的經歷乃是這樣,當他們和主一同往前時(意思是向上去,離開屬地的,來到屬天的;逐漸的離開舊造,進入新造的生活;越來越多的離開肉體,進入靈的範圍),當他們更緊密的接觸這宇宙中那最大屬靈氣的勢力,那衝突就呈現出一種新的型態,並且爭戰也有了一個新的特性。這是一個與特定地位有關的爭戰,當信徒們來到那一個特定的地位,爭戰就跟著發生了,並且只有當信徒們進入某一個範圍裡,才能意識到那個爭戰。那是一個更全面的屬靈的爭戰,因為是一個更全面的屬靈的爭戰,因此就著聖徒們而言,具有某種屬靈的狀態是有分於這個爭戰的必要條件。


換言之,當我們變為更屬靈,爭戰就變為更屬靈;並且若是爭戰在我們的意識和認知裡變為更屬靈,也就是說我們已經變為更屬靈了。當我們是屬肉體的,我們的爭戰也是屬肉體的。我說屬肉體,我是指著信徒們說的,不是指著不信的人說的。不信的人不是稱為屬肉體的,不信的人乃是天然的人。我們若是屬肉體的信徒,我們的爭戰和我們所使用的武器也必是屬肉體的。也就是說,我們來到人們屬肉體的層次裡,用他們挑戰我們的來回應他們對我們的挑戰。若是他們用爭論來挑戰我們,我們就用爭論對抗他們;若是他們說出他們的理由,我們也用理由來回應他們;若是他們用暴怒來對待我們,我們就用激烈的肉體回應他們;若是他們批評我們,那我們就用他們所給我們的回敬他們,並且設法給他們一個更尖銳的批評。我們總是在他們屬肉體的層次裡回應他們。


那是一個使用肉體的兵器的屬肉體的爭戰。當我們不再屬肉體,並且離開肉體的立場,完全成為屬靈的,我們就發覺我們是進入一個新的領域,這領域是藏身在人背後的,我們是直接對付屬靈氣的勢力,而不是僅僅對付屬肉體的勢力。我們乃是接觸到在屬肉體之人背後的某種東西,並且屬肉體的人在屬靈的人面前是完全沒有作用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不能將屬靈的人拉低到他們屬肉體的層次裡。因此,他就被繳械了,並且遲早他會認識一件事,就是屬靈的人是優越於他的;這個優越並不只是屬靈的人處在一個新的層面,更是因為他不在屬天然的層面與人來往,他只與在人背後屬靈氣的勢力來往。這是一個屬靈的爭戰,我們不再根據肉體來爭戰;我們不再和人爭戰;我們不再與肉體爭戰;我們的爭戰完全是另一個領域裡的爭戰。這種爭戰象徵屬靈的進步,屬靈的成長,並且代表一種屬靈的實際。當我們進入真正屬靈的爭戰,就意味著我們進入了一種屬靈的狀態,在這範圍裡,天然屬人的資源是毫無用處的,它們是被屏除在外的,因為,為了那個爭戰只有屬靈的裝備是被允許的,也只有屬靈的裝備是有效的。這爭戰是使用屬靈的兵器,屬靈的資源,和屬靈的裝備。所以以弗所書第六章明白的告訴我們,這爭戰是屬天的,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掌權者爭戰,我們需要穿戴起屬靈的軍裝,就是神所賜的裝備。


禱告的生活–仇敵攻擊的目標

這些只是對屬靈爭戰的初步認識。當我們認識我們爭戰的性質之後,緊接下來最基本最重要的事,就是我們要知道,這爭戰的戰場就是我們的禱告。當使徒保羅指示我們神所賜的全副軍裝並軍裝的每一個部分,而且囑咐我們要拿起這軍裝站立得住,並抵擋的時候,他好像也同時在我們的腳下闢建了一個立場,並且說:〝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這個爭戰的戰場是禱告,我的意思是:這個爭戰的得勝的立場乃是禱告,我們是在這個禱告的立場上對付並擊敗那些權勢。正因為是這樣,仇敵主要攻擊的目標就是信徒們的禱告生活,那是仇敵處心積慮並想方設法所要攻擊的焦點。


我們對這個議題的領會和認知,不可能比這個再高了,我們已經把最重要的點說出來了。仇敵處心積慮並想方設法所要攻擊的焦點就是信徒們的禱告生活。若是牠能夠以任何的方式摧毀信徒們的禱告生活,那牠就已經贏得戰役,打敗聖徒,並挫敗神的目的。仇敵對禱告的攻擊是持續不斷的,使盡全力,兇猛殘暴,陰險狡滑,並且牠所攻擊的就是我們的禱告生活。牠用不同的方式攻擊,牠首先攻擊的就是如何避免我們禱告,牠是順著使我們不禱告的戰線攻擊我們,在我們要禱告的戰線上必然會有重大的戰役和衝突–不只是想要禱告,而是有禱告,開始禱告–並且牠是無所不用其極的來運用牠的聰明,牠的奸詐,牠的狡滑,牠的獨出心裁,牠的足智多謀來防止聖徒們有真正的禱告。我們專心在這點上的講述,我想這樣或許是已經足夠了。


爭戰的禱告

我相信我的看法和大多數屬主之人是一致的,對信徒來講,那最困難的事–若不是最困難,也是最困難的事其中之一–就是信徒們能夠開始禱告並且將自己獻身於禱告。當我們認真打算來禱告,我們會遭遇許多意想不到和從未遇見的困難,這些困難就像伏兵一樣突然出現攻擊我們。任何的事都有可能發生,為了是攔阻我們禱告!我並不是在講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我這樣說,目的是為了讓你能清楚,確定並認真謹慎的認識這件事,並且面對這件事情的真像。這些伏擊並不是普通的環境,而是仇敵精心設計的陰謀,目的是為了攔阻我們禱告。仇敵不反對你為主做事,若是牠能用為主做事排擠掉你的禱告,牠會鼓勵慫恿你為主做許許多多的事。牠並不在意我們在主的工作裡有多忙碌,牠也不在意我們多常傳道,帶領聚會或為主做多方面的工作。牠深知所有為著主的工作,若不是立基於得勝屬靈的禱告,以長遠的眼光來看,是沒有什麼價值,或是根本沒有價值,終究要衰敗破產。牠不在意你為主作工,你可以盡其所能的為主做,然而,你若不禱告,你所能成就的是非常有限。仇敵詭詐的伎倆之一,就是使我們忙碌,被霸佔,使許多為主繁忙的事情和工作不斷發生,以致於我們麻痺而不禱告,我們若不是整個被仇敵趕盡殺絕,也是被仇敵推擠到一個角落並受限制。主絕對不會接受我們的理由,說,〝主啊!我是忙於為你作工來維護你的權益,所以沒時間禱告。〞主從來不會喜歡贊同我們這樣的態度。


你一定記得,當以色列百姓開始談論並認真考慮要出埃及時,仇敵的反應就是加重他們的工作,也就是說,使他們更重的被工作所佔據,以致於使他們沒有時間去思考出埃及的事。一旦你開始考慮或是計劃一個更豐滿的禱告生活,仇敵就會發動一個新的陰謀,為了使你更忙碌,更被霸佔,堆積起更多的工作,並且擠進更多的需求,使你沒有時間或是機會來禱告。


我想我們必須明確的面對這個問題。當然,我們知道所有有關職責,義務,並責任的辯論,這些辯論有時似乎是意謂著,把一些事情放在一邊來禱告,就是忽略了該盡的職責,沒有盡到該盡的義務,沒有負起該負的責任;然而,我們應該把這些事情都帶到主面前來禱告。


當然,這個原則很難應用,這樣的說法總是有危險性存在,因為總是有些人本來就樂於放棄他們該負的責任,或是不認真負他們該負的責任。他們本來就樂於將家務事交給其他的人,好讓他們自己過一個奉獻給主的生活。求主護衛這些話!然而,我們必須認識:仇敵必要為我們該負的責任和義務編織牠最好的理由,說服我們的良心,使我們停止禱告,如果我們看見我們的禱告完全被其它的事物排除,或者被限制到一個地步,使我們無法有一個屬靈的超越和得勝,我們就必須向主說:〝主啊!當我花時間禱告的時候,我要將我所該負的責任信託在你的手裡,不讓我放棄這禱告的時間,以致於產生不利的後果;求你護衛這段禱告的時間,使我不受仇敵的攻擊,在這禱告裡,我尋求你的榮耀。〞
十分之一奉獻的原則也應該被運用在禱告上,將神所當得的部分,祂應得的地位歸給祂,你就會發現,當你給主祂的十分之一,你就能更豐富的運用那十分之九,超過你在十分之十裡所能成就的。那個原則是管用的,然而,要禱告就必須爭戰,並且必須在基督裡,藉著基督十字架的得勝,得著一個強而有力,深思熟慮,並堅定不疑的立場,在這立場上帶進主耶穌得勝的十字架那完全的影響力和價值,來確保並堅定我們的禱告,並且將仇敵從我們禱告的立場上驅逐出去,好使我們能在這根基上禱告。這就好像古時的沙瑪(撒下二三11–12),他站在一塊紅豆田上,單手拿著劍與非利士人爭戰,而保衛了那一塊紅豆田,並為主贏得了一個偉大的勝利。這一塊紅豆田正可以代表我們禱告的立場。我們必須藉著加略山上得勝的完全意義來護衛這禱告的立場。這個爭戰是為使我們能禱告,這個爭戰也是為使我們能持續的禱告。我很耽心我們常常因為情況的緊迫,以為現在不是禱告的時候;或是因為事情既已進展到某個地步,我們便以為沒有必要禱告了。那是仇敵所運用的策略之一。我們必須在主的名裡和祂十字架的得勝裡,來清除這個戰場,好使我們能禱告,如果我們運用十字架,使用十字架,就好像我們應用在其他的範圍裡,十字架是足能確保我們的禱告時間。


然而,我們必須在得勝的立場上來禱告,我們必須採取這樣的態度,並且我們必會覺得越來越有必要這樣做:〝主啊!禱告既然是必需不可少的,然而從人的這面來看,每一件事都叫人不需要禱告;但是,主啊!我在你迦略得勝的根基上宣告一個禱告的時間,一個清幽禱告的地方〞。我們必須站立在那個得勝裡,意思就是,在我們達到目標之前,我們必須先要能站立得住。這不僅是外在的環境和許多所發生的事會壓迫並加在我們身上,使我們沒有禱告的時間;當我們確實屈膝跪下時,禱告也常受攔阻,這事是真實的。或許在我們身外並沒有事情發生,沒有門鈴響起,沒有電話打進來,沒有客人在那時候來拜訪,我們也許將自己安靜的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並且屈身跪下,然而就在那時,一種很強烈的打岔卻發生了。它可能來自於我們的身體,我們可能突然的發展出一種身體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此之前是不存在的。這種感覺威嚇我們整個禱告的時間,以致於我們覺得在肉身上必須承受極大的重擔。我們或許也可能發展出一種真實生病的症狀,這種病徵是我們以前從未察覺的。這些都是事實。接下來,我們精神上的狀態可能就在那時候加入打岔的行列,那種精神狀態也是在此之前不存在的。我們一跪下來,馬上就有無數的事湧入,那些事在我們跪下來之前是不曾攪擾我們的,我們的思想因著回憶就被一些我們不能忘記的事所佔據,這些事在此之前是不曾困擾我們的。麻木,冷淡,有距離,並且不實際的感覺,在那時都臨到你了。如果你是出聲禱告,你的聲音變得奇怪並且遙遠,你好像在和空氣說話。當你定意要禱告時,所有這些事情,和其他許多的事都來了,它們都一一發生了,在那一段時間裡,我們遭遇所有各種形式的挫折,使我們打消禱告的念頭,如果我們採取頭五分鐘,十分鐘,甚至是十五分鐘作我們禱告時間的標準,我們將會放棄我們的禱告,結束我們的禱告,起身並從事其他的事。


是的,仇敵是在尋求機會阻止我們禱告,我們必須要克服這戰役裡的頭一個階段,好使我們能禱告。我再次強調,這件事對你來說,不是一件新奇的事–除非你從來沒有禱告的生活,或是你是那種從來沒有認真的看待過禱告的人。然而,所有我所說的這一切,不是為要告訴你一些和禱告相關的事,我將禱告這件事告訴你們,也告訴我自己,是為要使我們能知道,這件事是要呼召我們有分於爭戰;聖徒們的爭戰不只是為使禱告能禱告得透,我們要能開始禱告,我們就必須爭戰。仇敵的活動有一方面就是要攔阻我們禱告,要達到牠的目的,那就是一個戰役。我們必須有一個立場,並且站在那個立場上,在禱告中來抵擋仇敵的攻擊,好使我們能禱告。


我深信我所說的這一切在你的經歷裡都是真實的,這一切不過是為了在你身上產生一個果效,使你知道,在要來的日子裡,如果仇敵能攔阻你的禱告,你的禱告生活就不可能有機會成長;如果你想要有一個禱告的生活,並且這禱告的生活是能繼續發展成長,那你就必須為這禱告生活奮鬥,禱告的生活不會自然而然的發生的。你不可能隨流就漂進一個禱告的生活,你絕不可能隨流漂進一個有能力的禱告生活,或者你就輕鬆的走入一個禱告的生活。你會發現,要有一個禱告的生活,你必須經過一些自作自受的困難,一些破碎,一些衝突,和一些爭戰;你也會發現,仇敵會用每一個領域裡,牠所能掌控的許多事物,來攔阻你有一個禱告的生活,在牠號令之下,所有超自然的事都會被牠利用來攔阻你。親愛的朋友們,你和我都必須為我們禱告的生活來爭戰,並且我們越多在屬靈上和主一同往前,我們就越多覺得需要這樣做。仇敵並不是尋求終止我們個人禱告的生活,那個不是牠所反對的,牠所尋求要摧毀的是主耶穌的見證,這見證是和主百姓的禱告生活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你和我,作為個人,作為人類的一份子,對仇敵來說,是無足輕重。牠要反對的是主耶穌的見證,反對我們與主耶穌的見證有關;並且我們是在基督裡藉著祂的主權和榮耀被聯結在一起。


禱告所涉及的層面

從仇敵而來對禱告生活的阻抗暗示了一件事–或者說比暗示還要更明確,這樣的阻抗是十分確定的申明並宣告–主的榮耀和名譽,祂的名字和祂的見證是藉著禱告被牢牢的護衛著。你有這樣的認知嗎?或者這樣的認知給你極深刻的印象?如果那是仇敵所要攻擊的焦點,那就意味著主最高的利益乃是藉著禱告來維繫的,這樣的認知就將禱告擺在首要的地位。我再說,這件事對你來說不是一件新事,然而,我要進一步強調一個事實,那就是仇敵總是嘗試著要將禱告放在最末後的地位上;牠會試著將其他與主有關的事放在禱告之前,並且將禱告放在最末後的地位。這件事不論你用什麼方式去和那些基督徒講,不論你用什麼內容去講,你無法和他們講清楚說明白,〝哦,今天晚上只不過是禱告聚會!〞星期日晚上,當你有一個講道的聚會,你就會有許多會眾聚集;然而,在禱告聚會的晚上,你是用邊間較小的房間,可能裡面坐的人只有一半多一點。然而在星期日晚上你向會眾說,我們主要的服事乃是禱告,若是我們不禱告,每一件是都站不住腳!你可以就著這個主題,照著你所想要說的去說,去強調它,去加強它的重要性;但是並不會帶來任何的改變。我必須承認,我常常對一個事實感到困惑,那就是許多真實屬靈的人–我暫時稱他們為屬靈–成群結隊去參加講道聚會和特別聚會,但是他們卻很少出現在禱告聚會,以致於教會團體禱告的生活卻留給很少數的人。


是的,事情就是這樣,好像聽人講道是第一且首要的事,好像知道有關聖經的教訓和真理是比其他的任何的事更重要。不,親愛的朋友們!一點都不是這樣!只有我們禱告的生活,不論是個人的,或是團體的,滿有能力持續著,並且被放在首要的地位上,一切的事才會滿有生命,活潑,而有功效。不管我們用什麼說法去說這件事,都不會改變這個事實,因為它是真實的,不是嗎?哦!在這件事上,我們一直以來都是有罪的,我們都必須對我們自己說,〝你就是那個罪人〞,對於禱告的價值我們確實需要有主那樣的估量,如果你讀聖經,你就會發現,在祂的百姓中間,祂估量禱告比其他任何的事物更有價值。你看祂自己的生活!哦,驚奇中的驚奇,作為神的兒子,在祂一切的所是裡,尚且需要堅持一個禱告的生活。〝天未亮的時候‥‥在那裡禱告。〞(可一35),或是〝整夜禱告神〞(路六12) 。是的,祂禱告。


你是否有印象,在我們從聖經裡所得著的真理,其中有些最榮耀的啟示乃是來自於禱告?你讀讀那些保羅在以弗所書和歌羅西書中的禱告,〝為這緣故,我在父面前屈膝…〞,接下去,就是他的禱告,並且在他的禱告裡,你所得著的啟示是無可比擬的。這啟示乃是出自於禱告,所以你的教導乃是根基於一個人的禱告生活。你所有的亮光啟示,其中真正的價值,乃是出自於禱告,而且亮光啟示若不是從禱告生發出來的就沒有真正的價值。所有真理的價值乃是以在這真理的背後的禱告來決定的,因此我們的特會,我們的聚會,我們的傳講,以及所有的真理,若是在我們這面沒有相當、相稱的禱告生活,就會殘留下很多負面事物。我們必須藉著禱告進入我們所傳講的,也要藉著禱告活出我們所傳講的,我覺得在一個特會之後,我所需要做的事就是禱告,我比任何的時候都需要禱告,需要在我所傳講的信息的根基上禱告,並將我所傳講的帶到主面前。如果我們這樣做,從我們的特會要產生出多少屬靈的果子!不是把真理記在筆記本上,而是在我們的生活裡活出真理;如果我們回到主面前,將所聽見的真理帶到主面前,我們就不只是比從前認識更多的真理,而是更多有份於真理在我們裡面的運行所產生的能力。此時此刻,沒有人比我更覺得有需要把所聽見的帶回到主面前;然而,我們是彼此講說,一同有份,我相信我們也都會牢記在心。哦!我們要為那一天的到來禱告,不是為了數字(因為這不是一件屬人頭的事),而是因為認知禱告那獨一的地位,禱告聚會將會和任何特會的人數一樣多!只要你能知道神對禱告的估量,你才能把禱告聚會看成和任何一個有主題、有講道的特會一樣重要。願主把那樣的認知烙印在我們心裡,因為禱告是那最首要的工作。
我們所說的雖然不多,但卻是非常重要。讓我們記住有關仇敵要攔阻我們禱告的話。接下來我們會向你指明,如果仇敵不能攔阻你禱告,牠也會試著打斷你的禱告;若是牠不能打斷你的禱告,牠也會在要來的日子裡破壞你的禱告。這件事還有其他的方面;然而,我們所看見的,或許已足夠使我們在一個確定的地位上,在禱告的生活裡,在主的名裡來面對仇敵的攻擊。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