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寶座的來往–有關禱告生活的一些探討


第一篇 蒙神悅納的禱告的神聖根基


當我們要來仔細思考禱告這個偉大的職事時,我想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被提醒並知道一切蒙神悅納的禱告的神聖根基,會對我們有極大的幫助。當我們還沒有交通到那些禱告的方法之前,我們必須先認識禱告的屬靈根基。這禱告的屬靈根基乃是與那香料的成分和那香料的聖別性質有關,那香料是照著出埃及記第三十章三十四節起所記載的,被燒在金香壇上。


我的目的不是要解釋這些香料成分的意義,而只是要指明:主為這些香料所訂定的那些規定,並且論及這些香料時,主很強烈的申明:「你們不可按這調和之法為自己作香,要以這香為聖,歸耶和華。凡作香和這香一樣,為要聞香味的,這人要從民中剪除。」那就是所有蒙悅納的禱告的根基。按我們所知道的,這些香料和這香的成分,是預表主耶穌的美德-祂的恩惠、德行、功績和價值。這香不是聖徒們的禱告,這香乃是主耶穌的功績與價值被放進聖徒們的禱告裡去,調和在聖徒們的禱告裡,為要使聖徒們的禱告在神的面前產生果效並得蒙悅納。這香的成分既是四重的,就是表明它完全的性質-表明基督恩惠的完全,德行的完全,和美德的完全;還有,你又看見要把鹽調和在這些成分裡(『鹽』的意思總是指將物質保存在生命裡)。在我看來,這似乎是指明,當我們將主耶穌的美德呈獻給神時,不應當只是憑著那些表徵死亡的冰冷儀式,這樣的獻上必須永遠是一件蓬勃活潑和滿有生命的事。我們很可能把默想主耶穌的這一件事變成為一件機械式和儀式的事,在我們的思想裡這件事被當成一件必須且正確的事,以致我們憑著主耶穌的功績機械式地來到神面前;然而,神卻要我們持續不斷地,蓬勃活潑的來到祂的面前。每一次當我們重新來到神面前時,我們都應當對主耶穌的生命有一個重新的賞識。鹽就是要保守東西脫離死亡,保守東西在生命和新鮮裡,並保守東西的銳度。我們需要對主耶穌的一切美德保有一種常存的敏銳度和新鮮活潑的賞識。如果我們對主有這樣的賞識,我們的禱告便會蒙悅納並發生效力。鹽不是香料的成分之一,而是加進去的,這加進去的鹽乃是為使香料常新不朽。


此後,神訂立了很明確的條例:沒有人可以私自做香,也沒有人可以為自己做香,人不可以仿做這香,也不可以私自據為已有。這香只保留給耶和華,並分別為聖歸給耶和華,凡違犯這條例的,他必遭遇死亡。我們知道,有一次拿答和亞比戶獻上凡火,其結果就是審判與死亡。所以,這裡告訴我們,如果有人私自做這香,為他自己仿做這香,為他自己個人目的做這香,他必從民中被剪除。主耶穌的道德上的優美是不能被人摹仿的,人在自己的本性裡是沒有這些優越的美德,任何偽造的都不能為神所悅納。在人的裡面沒有像主耶穌那優越的美德和榮耀。


事實上,神在這裡向我們絕對且確實地明說,主耶穌的美德是獨一無二,絕無僅有的,是人所不能匹配比擬的,即使是人最美好的品行也完全無法與其相比。神在耶穌身上所看見的是不存在其他任何的地方。如果有人要摹仿主耶穌的功績,他必遭遇死亡。我們不能依靠我們自己道德上的優美來親近神。因此,若有人說,人為他的朋友犧牲並捨命是與主耶穌的為人捨命具有同等的價值,這是一種非常褻瀆的說法。這樣的說法是極端的褻瀆神,說這話的人必受神最嚴厲的審判。不,神從來沒有看見任何事物像祂兒子的道德那樣完美,神也禁止我們嘗試帶進任何摹仿主耶穌道德完美的事物,那是人造的東西,並不承認主耶穌那超凡獨特的美德。


所以我們乃是在一切蒙神悅納的禱告的根基來親近父,這根基乃是根據主耶穌那優美的品格、榮耀、恩惠、德行、功績和價值。這事很簡單,但卻是禱告的根本。我們必須有這樣的認知,否則在禱告的事上,我們就沒什麼可講的。


禱告的五方面

現在,我們可以開始進入禱告的正題。首先,我要講到一些有關禱告的本質,或者說,從禱告本身不同的觀點來說到構成禱告的要素。雖然禱告可能有其他多方面的講究,但我想,我們可以說禱告有五個方面:(1)交通,(2)降服,(3)祈求,(4)合作,(5)爭戰。這五方面其中的任何一方面都是禱告,然而完美的禱告必須有這五方面,或者說包括這五方面。 


一、交通的禱告

首先,禱告是交流,禱告是交通,禱告是讓愛打開你的心,使你的心向神而去,這是所有真正禱告的基礎。我們可以把這比喻成人身體上的兩個主要活動。當我們說到人的身體時,我們是把人體區分成生機性,然後才說到功能性。若是人體有生機性的問題,那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但是人體若有功能性的問題,通常那問題就沒有那麼嚴重。交流的禱告就好比我們身體上那些生機性的活動。我們身體生機組成的一部分是我們的呼吸,我們稱之為呼吸作用。可是,你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呼吸作用吧!你從來不是想通呼吸作用之後才問說:「我是否要呼吸下一口氣?」「我要呼吸嗎?」或者,「我今天還要呼吸多少次?」你可以這樣的考慮一餐飯,因為那是功能性的,但你從來不會這樣對待你的呼吸,因為那是生機性的。你可以討論你是否要走路,談話,或是思想,並且你也可以告訴自己,停止的你的思考,走路,或說話,因為那是功能性的。功能性的活動是在控制和蓄意下發生的,但你對你的呼吸不會這樣做。生機性的活動是繼續不斷的。但是如果你放棄你的呼吸,那麼你的走路,說話和思想也就一起放棄了,呼吸作用是其他一切活動的根本。


交流的禱告在屬靈的生命裡,就好像呼吸在我們物質的身體裡。與神的交流是一件持續不斷的事,就像呼吸一樣的繼續不斷,或者說,必須是繼續不斷的。它完全不同於間歇性的功能活動,如飲食。呼吸作用是無意識的,並不只是一個蓄意的活動。我們可以稱之為一種習慣,而當一個人積習成癮時,他就很容易完全忽略了他的意識,這就是習慣。我們習慣性的做一些事情時,我們經常不察覺自己正在做那些事。當一個習慣完全形成時,它只是我們做事程序中的一個無意識的部分,而與神的交流就是這樣–習慣性的持續不斷。交流的禱告就是:我們與主接觸,並且自然而然的,本能的向祂打開我們的心。這是在一切禱告中那首要的根基,也是值得我們重視的。雖然我們不會去討論要不要呼吸,但是我們仍必須有一個正確的呼吸,這意思是說,我們必須關切我們的呼吸。


我認為所有我見過的人之中,能作為在生機生命與神有交通傑出例證的人,就是邁爾博士(Dr. F.B. Meyer)。他無論在何處,是在什麼情況下,他都有可能會突然停止他所有的動作,也許是在口述信件時,在談話中,或在商討事情的會議中,他會說:「等一下!」然後他就禱告。這是他生活中的習慣。他似乎在任何時刻都保持與主的聯繫。這對他就像呼吸一樣,我相信這就是他的秘密之一,使他的生活滿有聖靈的果子,並且在與主有關的事上,他的判斷是滿有價值。只有那些與他有密切接觸的,尤其是那些在艱難的行政會議中與他同在的人,知道那個屬靈判斷的價值。他對那些情況所作出的屬靈判斷,就好像是從主來的。


這就是有根基的禱告。它是交流,它是交通,並且是自然而然的向主敞開你的心。它不是禱告的全部,但它是一種生活,支撐所有有意識的活動,是一種與主來往的生活,並且是一件非常非常寶貴的事。如果我們有這樣的生活,所有其他的禱告就會更加有果效。它是完全不同於僅僅在緊急情況下的禱告生活,並且往往那些緊急情況的危急性是超過緊急情況的本身,因為我們不應該停留在緊急的事情裡,我們必須找出回到神面前的路。我想,很多時候,主讓緊急情況發生在我們身上,是要恢復我們與祂失去的交通,並且主的用意是要使這種緊急情況所產生的果子能常存,就是我們不應該再失去與祂的交通,我們應該緊緊的持守與祂的交通。


二、降服的禱告

禱告的第二方面是降服,在這裡我們必須注意到在措詞方面可能存在的矛盾。禱告是降服,但人們把被動無作為當成信靠,其實那並不是禱告。我們聽到人們談論有關信靠的事,信靠對他們只是意味著被動和無所作為,但那不是禱告。降服總是主動的,而不是被動的,降服永遠與意志有關,它不排除意志。請你小心謹慎的持守這樣的認識。很多人認為只要深信不疑地依靠主就是降服,在他們向著主的陳述,就有從這種認知裡所產生的特徵,但這並不是禱告。對事情無異議的默認並不是降服,那種默認並不是禱告。降服的意思乃是指與神的思想一致。這可能意味著衝突,它幾乎總是意味著行動,它是把決定與選擇帶進來。無論你從任何角度來看禱告,它總是主動的,它從來不是被動的。信靠是另一回事,並且它不在禱告的範圍裡。信心乃是在禱告的範圍裡,但是信心永遠是一個積極的東西,絕不是消極的東西。信心需要經過爭戰,好使我們能達到安息,而且很多時候都是這樣,但因信而有的安息不是我們所謂對事情無異議的默認。因信而有的安息乃是我們調整的最後一個階段已經完成了,我們的思想已經達到神的思想。降服不僅是抑制我們的願望,也是使我們的願望能符合神的意志,而且如果需要的話,甚至能改變我們的願望。


願望是一個很強的動力,是一股巨大的推進力。然而每一種推進力都應當被嚴謹地控制著,這樣這個推進的力量才可以被轉換成靜止的力量。要推動一列火車是需要巨大的力量與動力的,但是現代的火車具備這樣的裝置,能使那推動火車前進的巨大力量,在瞬息間被制動機轉換成煞車,而使火車立即停止。在禱告的範圍裡,降服這件事也是如此的。在神的旨意裡,我們個人願望的力量必須被制止,從一個方向轉到另一個方向,從驅動我們向前被轉換成靜止不動。那就是降服。所以,降服是一件主動和積極的事。
我相信在降服這件事,我們還有許多的疑問,但是認識禱告的第二方面是向神降服是非常重要的,而這降服乃是一件積極的事。降服不是只在神面前被擊倒並且說:「是的,我相信每一件事終必能平安渡過,我只要安於現狀,然後將一切交在神的手裡。」降服是主動地去與神的旨意,神的願望,和神的心意一致。降服常常意味著深處的衝突,有時甚至傷痛,然而這些卻是必需的。我們稍後會再說到關乎降服的事。


三、祈求的禱告

第三,禱告是祈求,要求,或請求。以上這三個名詞,無論你喜歡選用那一個都可以,因它們的意思都是一樣的。在這裡我們所摸著的,可以說是在禱告中最重要的一方面。無疑地,在聖經裡,祈求的禱告占了禱告最大的部分,並且在實際上祈求就是禱告這一個詞的定義。


從聖經裡的立場來說,禱告的意義確實就是指著祈求。如果你把全部聖經讀過,你便會發現禱告絕大部分是指著祈求。禱告是指著祈求說的,或許我們不需要很多的論證來證明或說服大家,但是我深信,在我們讀完聖經之前,我們將會發現對這個要點有所強調是必需的;因為無論如何,在禱告上,我們主要的難處,是因向主要求而產生的,是發生在祈求這個範圍裡的。雖然有這一切的難處,我們仍舊需要繼續不斷的禱告,並且繼續不斷的祈求。我相信我們必須這麼做,但我們也必須在祈求,要求和請求的事上,為自己立下一個良好的根基,且清楚地認識並絕對地確信,在禱告裡,的確是有一個達到目的的效能在其中。我一點兒也不懷疑,我們每個人在祈求或請求的禱告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的阻礙;因為有一些思想上的攪擾進入我們裡面,就破壞了我們的把握和確信。我所說的,乃是指有達到目的效力的禱告。禱告不只是在我們裡面發生內在的影響,禱告也能在我們身外帶來答應。祈求、要求和請求要推翻一切虛偽的論點:就如,神是無所不知的,因此禱告是不必要的。神早已知道一切的事情;祂知道祂所要做的事,也知道應當如何去做。祂從起初便知道萬事的結局,那麼,為何要禱告呢? 再者,神的善意使禱告變成為多餘的。神是良善的、有同情心、滿有憐憫,並恆久忍耐。因為祂是愛,祂一切的作為對我們都是最好的,所以禱告是多餘的。


或許有人要問:為甚麼我們要祈求神善待我們,對我們有恩典,向我們顯示祂的仁慈並且盡一切所能的顧到我們呢?為什麼不單單信靠神的善意?禱告是多餘的;或者認為:神的預定使禱告失去它的功效。如果神已經把事情永不變更地安排並決定了,祂的預定是堅定有效的,所以,禱告是沒有用處的。或者說,與神的預定同時運作的就是神的主權–神管理並統治著一切,祂是在治理的寶座上,並將萬物都掌握在祂的手裡和祂的能力裡,這個事實就顯示出我們禱告是因為缺乏信心。萬有都在神的手裡,在祂的管裡和統治之下,在祂主權裡的治理和支配之下,為什麼要求問、為什麼要禱告、為什麼要祈求、為什麼向神有所要求呢?再者,神作事的法則和目的浩瀚使禱告成為僭越的。神既然按看祂永遠的規則,確定設立萬事,並且萬事也按著祂所規定的秩序互相配合的進行著,因此,如果我們祈求神改變事情,這便是僭越了。我們期望神越過祂的秩序,或是我們要求神這樣做,這就是僭越。


或許,你從來沒有那樣想過,這些問題也未曾像以上所論述的那樣呈現在你的思想裡。但是我敢斷言,不管這些疑問是否曾經在你的思想裡,不管你是否想過這些問題,有一件事是確定的,這些疑問所包含的因素常常會很狡滑地躡手躡腳地滲透到你禱告的生活裡去,並且影響了你禱告的生活,並且從你的禱告裡奪去你對主的把握。當你禱告的時候,一種很難解釋的疑問躡手躡腳地進到你的思想裡:「是的,主知道祂所要做的是甚麼,為何我要向祂祈求呢?主是良善並滿有恩典,為何我要求祂呢?主從起切就知道事情的結局,為何我不簡單的信靠祂呢?主的目的是已經確定了,為何我要開始和祂角力來要求祂改變事情呢?主必能成功祂的目的,祂的心思是堅定不移的,誰能夠改變祂呢?」這樣,我們的禱告若不是在思想上實際的受那些疑問的構陷而受了影響,便是因著那些疑問所產生的矛盾而受了影響。這些疑問和矛盾偷偷地進到在我們的思想裡或心裡,並且產生了一種消極的傾向,阻攔並弱化了我們的禱告。當我們繼續往下去時,我們必須更充分地對付這些問題。我們必須認識我們所處的時代的摩登學說,是把禱告能達到目的的效力置之不理,只承認禱告在思想和情感上的價值;也就是說,禱告能使那個禱告的人得著有益的影響,或許藉著他在神面前的崇拜所產生某種特性,使他能在行為舉止,心思理智,和邏輯推理發生改變。


在我們尚未更充分地交通到有關禱告的各面之前,容我這麼說,在祈求的禱告的事上,我們要一直將兩件事牢記在心。第一,祈求的禱告必須包含兩項基本的要件:就是交通與降服。我相信藉著所有關於祈求的禱告的交通,我們可以在那些交通裡繼續往前。然而,祈求的基本要件乃是與神交通,這樣禱告就不致於成為單單只是向神要東西,而是出自於與神心相交契的交通。這祈求的禱告也需要我們能降服;這樣,我們的祈求就不是為了自己的目的或滿足個人的願望,而是基於與神的思想和意志一致,被帶到向神旨意的降服。你可以發現我只是將神在祂話語裡已經很清楚地表明的意思,用另外一種方式說出來而已,神的話乃是說:「我們如果照祂的旨意求甚麼。」(約壹五14)這就是向神降服。


在祈求的禱告上,另外有一件事要銘記在心裡,就是:相較於前面所說的那些心理上的難處,祈求的禱告就出類拔萃地成為一種信心的行為。祈求的禱告之所以成為一種信心的行為,主要就是因為這些心理上的難處。是的,你可以將神的主權,神的預定等等一一拿來辯論;然而,我們卻滿心相信神能使事情改變。雖然所有這些的爭辯能傷害並弱化禱告,我們仍然要繼續不斷地祈求。這便使祈求的禱告出類拔萃地成為一種信心的行為。或者你要說:你這樣解答這些問題,太便宜行事了。是的,我們現在尚未把這些疑問完全解決;然而,那是我們所必須達到的結論。我們並不願意讓這件事輕易的過去。


四、合作禱告

禱告尚有其他的兩方面,現在我們先交通一方面,餘下的一方面,我們稍後再交通。


禱告的第四方面是「與神合作」,「與神合作」是我們禱告的目的,這目的支配我們的禱告,它支撐禱告的各方面,並能使我們對禱告並禱告的各方面有正確的認識。當我們認識禱告是「與神合作」,交通,降服,祈求,爭戰等各方面的禱告,便都可以得著調整,正確適中,因為禱告的其他各方面和不同的階段都是為著「與神合作」。「與神合作」是禱告之人禱告的動機,實際,生命,自由,能力與榮耀。禱告的動機是為了「與神合作」;真實的禱告就是與神合作;我們必須認識,在禱告裡得著生命就是與神合作。當禱告進入與神合作的狀態下,我們就得著生命。若是我們不與神合作,我們在我們的禱告裡一定得不著生命。如果我們真實與神合作,我們就知道我們將在我們的禱告中得著生命。


在禱告中的自由是來自於我們與神合作,我們若能調整我們的禱告,使它和神的目的一致,我們才能突破所有的重圍,正如我們所說〝禱告透了〞。只有當我們與神的目的一致,並積極主動地與主合作時,我們的禱告才能得著進展,我們才能達到自由的境地。 

 

照樣的,禱告的能力是和「與神合作」關聯在一起的,「與神合作」是禱告的能力。回想以利亞和其他神的僕人們,當他們在禱告中「與神合作」時,他們的禱告是何等地有功效。藉著他們的禱告,神的心意得著何等的成就!


再來就是禱告的榮耀。當我們真實地領會神的心意並在靈裡與神合作時,我們的禱告便成為一件榮耀的事。「與神合作」排除自私並一切只是屬乎個人的,這是「與神合作」主要的價值之一。「與神合作」的禱告乃是意謂我們的禱告必須能夠帶領我們進入神的計劃、神的方法、神的時候,進入神的靈裡,和神的性格裡。所有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只要知道神的計劃,還要知道神成就祂的計劃的方法;不只要知道祂的計劃和方法,還要等候神所安排的時候;之後,我們不只須要在執行方面與神合作,並且在神所安排的時侯來臨時,也必須在一個正確的靈裡去執行,在聖靈裡,有主那樣的態度和品格去執行;所有這一切都是「與神合作」。我們可能在正確的時候,以正確的方法去做正確的事情,然而,因為我們是在一個錯誤的靈裡,並不是在主的靈裡,在與主合作的事上便與主無益了。在禱告中與神合作,就是在這一切的事上(計劃、方法、時候和靈)被調整。


禱告有它三個不可或缺的要素。第一是願望;第二是信心;第三是我們的揀選或是說意志。我只將這三個要素陳述於此,並不打算加以解釋。

當我們將交通,降服,祈求擺在一起時,我們就是與神合作了。當這三者同時進行並相互調適,彼此一致,並與神的意志一致,我們便有了合作的禱告。

 

我們或許在總結「合作的禱告」時,要提醒我們自己一件事:主尚未在祂那一面開始祂的工作之前,祂常常要求我們,在我們這一面,先起頭有一個操練。祂常常要求我們,從我們自己先起頭,在願望,信心和意志上有操練。這個起頭就像被放進舊式的抽水機的那些水滴,為了能產生那源源不斷的水流。除非你預先將那些水滴放進抽水機裡,否則你就得不著水流。在我們這一面,主也是這樣的要求我們;相較之下,我的起頭或許是微乎其微的,但這卻能使主在祂的豐滿裡流露出來。禱告在開始的時候,常常就是我們這一方面「意志」,「信心」和「願望」的操練,然後才有主對於這操練的回應。有時主要等到祂看見我們的願望,因著我們的意志,產生了那在信心裡的審慎的行動,才對我們的禱告作出回應。在禱告開頭的階段,我們常會遇見許多灰心氣餒的情形。危險的是,因為我們禱告似乎沒有任何結果,我們就輕易地放棄了。其實,主只是要求我們先放進那些水滴,好使那個水流能開始流出。 

 

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只提及禱告的四方面,並提起與這四方面有關的一些難處,然而我們並未完全解答這些難題。在下兩章裡,我們要來看禱告的第五方面,那時我們會繼續以更長的篇幅試著來解答這些難題。然而,這些問題實際上只是思想範圍裡的事;有時候,它們也會在信心的道路上攔阻著我們,但是信心必能勝過這些思想上的難處,並且即使有這些難題,信心也必要寫下那偉大成就的歷史。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