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成長的路

第四章   活在屬天的範圍裡


讀經:以弗所書 1:3, 20: 2:6; 3:10; 6:12; 1:6, 9-10; 3:11,21.

我們一面思考保羅書信裡所看見的〝屬靈的擴大〞這個主題,我們也同時來到保羅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來到了一個全新的範圍。這就像從一個世界經過,進入另一個世界。在哥林多書,我們看見每一件事,都是以一個肉體和屬魂的方式向著世界發展,所有這些事的特徵,都是來自於一個屬地的基督徒的生活。在加拉太書,我們依舊看到一些向著世界發展的事物,但這次卻是以一種宗教的形式。當我們來到以弗所書,那與地的連結就被斷開了。在以弗所書中那個決定性關鍵的字就是〝天上〞。那是一個新的範圍,有一個新的時代的因素在其中,我們是已經從屬地的經過,進入屬天的,從時間進入永遠,我們要盡其所能的知道其中的意義。

 

屬地事物那有限的果效

若是我們的視野被擴大,若是〝天上〞是我們所在的範圍,我們理所當然的可以立刻下一定論,那〝天上〞真正的意義必定是指屬靈的擴大。但是,如何擴大?如果我們想要以一種實用的方式來解釋〝天上〞這個字的意義,我們可以在這封書信的第一章第三節找到這個解釋–〝在基督裡,以天上各樣屬靈的祝福,祝福了我們〞。那意思就是說,在信徒生活的範圍裡,屬靈是至高無上的價值,你若和前兩封書信比較,你就可以很容易的看見這個事實。在哥林多書裡,屬靈的價值不是最先要考量的,個人的利益在教會中作主掌權,每一件事都是從相關之人的利益並他們在世上生活的效益來判斷的,即使是屬靈的事都被人拉到地上來;為要從自己做出某種的成就,屬靈的恩賜被硬拖到作秀的範圍裡去。


在加拉太書裡這種事也同樣存在,但卻是以宗教的立場存在,所有的事都被拉低到屬地的層次。當使徒說到猶太教的人把加拉太的信徒擄去,為要在他們的身體上誇口(加6:13),他乃是指出這件事的核心問題;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數著人頭,並且說,〝你看,我們得著多少改變信仰的人;你看,我們的運動多麼成功,有許許多多的人加入我們!〞使徒把這事看為是與〝十字架絆跌人的地方〞相敵對,十字架絆跌人的地方就是沒有人可以靠著肉體誇口,所有靠著肉體誇口的,即使是以一種宗教的方式,也要被十字架移除。在宗教的生活裡也有一種屬地的情形,想要把基督教弄成屬這時代的,能被人看見,一種可見可觸摸,感官知覺上的宗教。那是屬地事物的另一種型態,那是一個屬地的〝教會〞


只有屬靈的價值是神所考慮的

當我們來到〝以弗所書〞的地位,我們立刻被帶到那至高無上的屬靈價值。那就是〝天上〞的意義–事情是從上頭來看;不是從屬地的觀點來看這些事情是什麼,或是像什麼;不是我們從我們所在的地上來估量它們的重量和尺寸;而是從屬天的眼光來看它們是如何,升天的主如何看待這些事,這就是從頭到尾在每一個點上主宰這封書信的觀點–屬靈的價值;不是人數,不是人所說的成功,不是任何屬世的人所看為重要的事,只有那些神所看為重的才有屬靈的價值。


〝曾用天上各樣屬靈的福分祝福了我們〞,或者,更合適並逐字的翻譯,〝各樣聖靈的福分〞我們看見保羅如何在哥林多人和加拉太人中間服事,試圖將他們從其他的事物中帶出來,使他們到一個地步,在那裡,聖靈被尊為大,聖靈成為支配一切的實際。我們現在在這裡所講論,所著重的,完全是那個範圍裡面的事;在那範圍裡,聖靈是比任何其他的事物都要緊。因此,我們若要得著屬靈的擴大,如果我們真是要進入更豐富的豐盛裡,我們必須放棄那些屬地的標準,判斷和利益,並且來到那個範圍,在那裡,最重要的,除了屬靈的價值之外,沒有一件事是值得我們在意的。我們在每一件事上都要問這樣的問題:在主的眼光中,這一件事情有多大的價值?但願我們能把神這樣的眼光,當成一個既定且唯一神所算為數的屬靈價值。


對天上的基督認識有多少,屬靈價值的度量就有多少

基督是在天上,我們必須,也只能,以一種屬靈的方式來認識祂,不再從肉體來認祂。我們不是以世人彼此認識的方式來認識祂,祂確實說過,〝世人不再看見我,你們卻看見我〞(約14;19);在當下,那樣的說法使門徒們受攪擾;他們無法明白祂所說的。他們說,〝為甚麼要親自向我們顯現,不向世人顯現?〞後來,他們就完全領會了,從今之後,基督只能在一個屬靈的方式裡被人真實地認識。在這裡,那個重要的片語就是〝在基督裡,天上〞;也就是說,那真正的屬靈價值乃是基督在一個屬靈的方式裡被認識了。被擴大是一件認識基督的事,〝你們必認識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保羅嘗試要加拉太人看見這件事,他的書信裡滿了〝基督〞這個名字–基督這個名字出現在加拉太書裡不會少於其他的書信。


不能讓屬地的特點支配我們

以弗所書是以〝在基督裡天上各樣屬靈的福分〞開頭,也就是說,達到屬靈擴大的路,就是以一個屬靈的方式認識基督的路;沒有其他的路,使你能真實的認識祂,因此在以弗所書裡,我們看見了〝屬靈的〞這個思想。聖靈和〝屬靈的〞經常出現在這封書信裡,如同我們前面說過的,與地的接觸已經被斷開了,在哥林多書信裡,與地的接觸的意思就是分裂–〝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彼得的〞:結黨,搞小圈圈,分派別,分裂基督的身體。那是屬地的情形,那是與地的接觸,若是我們在那屬地的標準裡彼此接觸來往,我們無可避免的,一定是在分裂的範圍裡;在哥林多人和加拉太人中間這分裂就是–猶太人,希利尼人,為奴的,自主的,男人,女人(加3:28)那是一個與地的接觸,是出於屬地生活的分裂。然而,〝在天上〞,就沒有屬地的接觸,因為〝在天上〞,所以就沒有屬地的人。在以弗所書裡,我們乃是與屬天的人–基督有來往,並且與〝一個新人〞有來往;這裡沒有猶太人,也沒有希利尼人;並不是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被放在一起有交通;這裡也沒有為奴的,也沒有自主的;這裡沒有任何那些分裂的情形,只有在基督裡的一個新人。〝祂…將兩下作成一個,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將兩下在祂自己裡面創造成一個新人。〞(弗2:14)因此,屬靈的實際和屬天的所有意義,就是我們只在基督的這個立場上與所有的信徒一同聚集,我們不是因為他們是誰與他們聚集在一起,也不是因為他們宗派立場的關係–不論他們是屬於這個,或屬於那個;或不屬於這個,不屬於那個。那些事一點都不是我們所考慮的。我們是在基督的這個立場和他們一同聚集,我們真實合一的度量乃是基督的度量,我們照著每一個人屬靈的度量,盡我們所能的與人有交通,這是管治我們的原則。


如果我們在交通的事上要加深並加多,我們就必須在屬靈的度量上成長。屬靈的擴大會帶進更豐滿的交通。那就是這封書信的教導。


因此,屬靈的擴大就是離開那舊人的層次,以哥林多人來說,就是離開〝屬地的〞;以加拉太人來說,就是離開宗教的,來到〝天上〞;也就是說,我們生活的立場乃是以一種屬靈的方式來認識基督,其他的事物都不能來支配我們,只有主自己和那些屬靈的能支配我們,那就是屬天的立場。當我們站在那個立場時,我們屬靈的度量就能得著可觀的擴大。當然,在這書信裡還有更多的要點,這只是一個起頭。


我們只關切屬靈的價值

甚麼是我覺得最有價值的?我是生活在哪個層次裡?是在屬於這世界的人和事那可悲、屬地的立場,還是在基督的立場?屬靈的生活和屬靈的價值是我所看重的嗎?如果我們能在屬天的立場上,真心誠意的說,〝有一件事情發生,影響了我個人的權益,我一點也不在意,我所要面對的問題是–在這件事上,主有多少在其中?在這件事上,有多少是為著主的?我不受屬世人情的影響,我願站在天上更高的立場來面對這些人,不是根據屬地的指派,成為這樣的人,那樣的人,或其他樣的人,我乃是在基督的立場上,在一個新人的立場上與他們相聚。〞這樣,在那個層次上,就沒有任何的事能阻礙我們在屬靈上的擴大。屬靈的度量並不是任何一件屬地的事物,甚至也不是為著主的那些事物–使那些事物能成就,得到援助,得以維持–而是在這些事物裡,有多少是在一個屬靈的方式裡,回應神那完滿的思想。那才是有價值的,那是屬天的立場。


我們很清楚知道,若是人們更多在意的,是在這地上為主維持一些事物–使它們能繼續運作,得著建立,使它們能成功–那他們就是在一種屬靈受限制的範圍裡;一直等要到他們完全屏除那樣的想法,面對一個問題–這樣做有多少是回應主啟示出來的那個完整的思想?–並且完全只接受這思想的支配,他們才可能有真實的進步和屬靈的擴大。難道不是這樣嗎?這件事情使人印象深刻,那些人確實是被一些事物所綁牢,被一些組織,一些工作,一些社團,一些使命,一些制度–即使那些都是誠心誠意為著神的–若那是他們的視野,若他們的世界是被那些事物所組成,那他們的屬靈實際就要受到限制。在屬靈上,他們就只能達到這樣的境地,不能再往前了。離開那些事物,來到神永遠無限的旨意那浩瀚的範圍裡,你會發現所有的藩籬都已倒塌,屬靈的擴大就在那裡發生。那是唯一的路。


我們再回來。什麼是主所追求的?–不只是為祂做一些好事,不論那些事有多好;祂所追求的,就是萬有在基督裡都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弗1:10)。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