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受禁錮

自從使徒時代末期迄今,基督教的歷史就是一部受禁錮的歷史。我所指的不是真實物質的監禁,雖然也有不少人是真實的被關入監牢,但是我所說的受禁錮,乃是指因為人根深蒂固喜歡控制的習性所造成的結果,把基督教帶到被監禁裡去。聖靈曾經多次的打碎鎖鏈,解除捆綁,並且帶領教會走一條全新且自由的路,結果人卻把聖靈工作的結果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並且將原初聖靈的工作加以計劃成形,變成另一種形式、信條、組織、教派、公會、等次、或社團。其不變的結果,就是聖靈自由的運行和聖靈裡的生命,因著被監禁在結構化的組織裡,就被束縛,甚至被消殺。每一次我們試圖藉著話語或某種的形式來表達某些與神有關的事物,我們就使那與神有關的事物受了限制;並且每當那些論述或形式被制定並被公認成為一種準則,我們就已經給聖靈扣上腳鐐,羈絆束縛了聖靈!神賜給人異象,每一個神所賜給的異象都有它不可被限制的潛能,但這一切很快的就被人所掌握擁有;那些人不是在聖靈裡得著異象,也不是從聖靈得著異象,在他們的手裡,以實各的葡萄變成了葡萄乾。許許多多屬天田園裡的那些生機蓬勃的果實都是這樣遭害的,從它們早期的榮美變成了枯乾、萎縮、沒有膏油的虛幻事物。

當初藉著某些先知心中之火的焚燒,產生了一種聖靈生命的行動,然而他們的承繼者、贊助者、依從者,卻在其上搭建了一個屬地的組織,把屬天的異象禁錮在一個傳統裡;結果,屬靈的信息變成一種信條;屬天的異象變成一種屬地的機構;聖靈的行動變成一種工作!為要使這些信條、機構和工作能繼續運作,就需要使用人的能力所產生的力氣,並藉著屬人的資源來保守維持。

那些想要從被公認的、傳統的信條或實行中離開或轉移的人,遲早會被定罪為異端,而且強烈的被猜疑、被壓制、甚至被驅逐!這是經常發生的事:開頭是聖靈的能力所產生的一種活的、滿有生命的生機體,這生機體就是神心裡真實所要得著的;然而在下一代的手裡,這個從神生的生機體,卻必須靠人的努力來維持,使它能繼續運作。這件事已經發展成一個個人利益的事,任何想要干涉這個發展,或是看起來像是要干涉這個發展的人或事,都會遭受無情的打擊。聖靈已經成了這機構或是這系統的囚徒,其結果就使人在屬靈的事上受限制。

這些事情的結果表顯在緊張、分裂、嫉妒、爭競、甚至常有欺騙,為什麼這些事都這樣真實的出現在我們面前?然而,有解決之道嗎?若是有,那甚麼是蒙拯救的路?

   這個解乃是在於我們是否願意付上極大的代價,誠實的來面對一個基本的問題:我為甚麼在現在我所在的地方?當時我是有目的的進入並有份於這些事物嗎?這些事物是否已經被組織成形,並且呈現在我面前的乃是帶著一種訴求,一種爭論,和一種的所謂的需要?這些果真是那些應該被有價值的事物嗎?或者是,聖靈開啟我的心眼,給我一個屬天的異象,一面使我喊著說〝禍哉!我滅亡了〞;另一面使我能對主說,〝主啊!我在這裡〞?這是一個我生命中的關鍵時刻嗎?或者我只是持守著一個教訓,一個真理的外在形式,一個所謂的工作,一個事業?我是立足於生命真正的源頭嗎?它是一個從天而來那確實並且難以抗拒的〝擄獲〞(腓3:12)嗎?我所站立的地位是和某人有關並且可以向他辭職嗎?換句話說,我是被囚禁在一個外在的系統或次序裡,或者我是聖靈的「奴僕」呢?使徒保羅特別指出,他從前乃是被那些在聖經裡的,就是他所說的〝字句〞綑綁並囚禁;在這種意義上,聖經可以變成〝死亡〞(字句是叫人死林後3:16)。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主的話就可以得著靈和生命,而是說有一件事是十分確定的,就是你有了主的話,但你卻得不著靈和生命。

這是一件非常嚴肅且重要的事,就是在一切的我們都要保持與生命的源頭不斷地接觸和聯結裡。屬靈的基業並延長年日,不是由於教會的教職、祖宗的遺傳、或出於人的揀選和決定;更不是由於策略、權謀,或機遇;乃是膏油的塗抹–眼、耳、手、足,都被聖膏油塗抹!不是一個職業、協會、或某種理念的責任和義務,乃是在心靈的深處有聖靈之火的燃燒。

聖靈必須是我們所走之道路並所站之地位的創始者;是的,在我們所經過的路上,聖靈必須是一直被徵詢並遵從。若是在任何的事上,聖靈的自由受了限制,祂將成為一個反抗者,並且如果我們有聖靈在我們裡面,祂也要使我們成為和祂一樣的反抗者。我沒有一點意思,也絕對不是說所有的反叛和爭取所謂的〝自由〞都是出於聖靈。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乃是那些在天然的範圍裡被破碎的人,並且我們為自己的想法而爭戰的能力也已喪失了。

所以這個問題在於我們是被聖靈拘束,還是被聖靈之外的事物所管控。在我們付出最高的代價,使聖靈深深地在我裡面成就了一個重大的工作之後,我們必要在聖靈管轄之下,向神禱告說,〝神阿,我在這裡,我無能為力,求你幫助我。〞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