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價值標準

〝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撒4:10)

〝你們中間存留的,有誰見過這殿從前的榮耀呢?現在你們看著如何?豈不在眼中看如無有嗎?〞(該2:3)

〝那時,敬畏耶和華的彼此談論,耶和華側耳而聽,且有紀念冊在他面前,記錄那敬畏耶和華、思念他名的人。萬軍之耶和華說:「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屬我,如同稀有的寶藏。我必憐恤他們,如同人憐恤服事自己的兒子。」〞(瑪3:16-17。另譯)

〝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在我們的心裡有許多的事物,但是對於這一件事,我們的心裡必需非常清楚,並且我們的心態也必需得著調整。這就好像一艘船,經過長途的航行,由於許多的干擾和變化,需要花一些的時間來校正它的羅盤。在我們往前的路上,也是這樣,我們也必須經常地停下來,再考慮,使我們的想法被歸正,從那些干擾我們的權勢裡得著釋放,那些權勢擾亂了平衡,使我們無法安定,無法有正確的領會。

如何看待事情的大小,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大小不分就會帶來極大的混亂,而這混亂會使我們迷路並使我們朝向一個完全錯誤的方位。我們必需知道我們所謂的〝大〞是什麼意思,所謂的〝小〞又是什麼意思。很明顯的,在我們所讀的經文裡,以被擄歸回耶路撒冷的那些猶太的遺民為例:某些評估,某種的言論,已經造成一種錯誤的判斷,而這錯誤的判斷危害神的百姓們,幾乎要將他們帶進災難裡。神知道人們心裡所想的是什麼,祂用〝藐視〞這個字來指出他們的態度和反應。〝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你如果仔細的讀這些先知書,你就會發現,人們對這件事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看法是合理的;然而,那個〝日子〞並不是像他們所想的那麼渺小。

巨大和偉大,低賤和微小

我們常把〝巨大〞和〝偉大〞混淆了,它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東西。〝巨大〞可以是指著體積說的–指著物體外面的尺寸–是一個物體所給你的感官印象。〝偉大〞是一件精神品質上的事,從人的觀點,你無法丈量它,甚至它也沒有任何可見的尺寸。然而從神的觀點,它卻可能是非常的有價值。從神的觀點來看巨大和偉大是有極大的不同之處;同樣的,在〝低賤〞和〝微小〞之間也存在著極大的差異。一個〝卑賤〞的人乃是一個在品行上微不足道,沒有價值,低微的、卑鄙的人–我們稱之為〝低賤〞。但是一個身材短小的人,卻可能是一個有重大價值的人。你寧可有一盎司的黃金也不願有許多磅的鐵,這是一件有關內在價值的事。

你可能讀過居里夫人–鐳的發現者–的故事。若是你讀過她的故事,你就應該記得成噸成噸的煤氣房的殘渣如何被傾卸堆放在她的後院,她從堆積如山的殘渣中間提煉出極小量的鐳。那就是〝巨大〞和〝偉大〞之間的對照。在那幾乎無法察覺的鐳裡面,存在著極大的質量,價值,和潛力,所有這一切都是從這些大量的殘渣分離出來的。無疑的,在〝巨大〞和〝偉大〞之間是有差異的。

我們或許只要根據事實,從外在的判斷,就能知道這事物的〝微小〞。我們或許提到某件事:哦!這事實在是太小了,就〝藐視〞它。然而,在一個日子裡所發生的〝小事〞卻可能是一個有驚人潛力的日子。〝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12:32)。當然,〝小〞在這裡是指外在數量的小;外在數量的小但卻有極大的潛力。你若將聖經瀏覽過,你就能一再的看見,神藉著那些有〝大〞魂的人來成就那些人所藐視、嘲笑、忽略並擺在一旁的〝小〞事。

被藐視的遺民,卻是神所看為寶貴的

若是你留意我在信息的開頭所引用的聖經,雖然人們根據天然的判斷,把這事看作微不足道,但是你能看見在那裡有些人是神所看為寶貴的。在我們所讀最後一處的聖經,就是舊約聖經最末了的時期,我們發現,神說:〝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屬我,如同稀有的寶藏。〞(另譯)。〝那些敬畏耶和華的〞–就是那敬畏耶和華,記念祂名的那一小群人佔有祂的心–就是那些在神眼中看為有價值的。我們的譯本並沒有把神看為寶貴的意思表達出來。

你注意那兩個字:〝神傾聽,並且聽見。〞那並不只是用兩種不同的形式重複的說到同一個字。第一個字意味著:神〝彎下〞,〝傾向〞。神說:「這裡有我所需要注意的事,我需要仔細聽這事,這裡有些事引起我們的注意了!」–神的注意。神傾向、仔細的聽,並且聽見了。這裡我們有一幅圖畫,神說:「把冊子拿來,那個偉大的冊子,就是那紀念冊,並且把這些人的名字記在上面。」這記念冊的名字乃是在祂面前記上的,就是那些敬畏耶和華,記念祂名的那些人的名字。神說,〝他們是屬我的,…在我定的日子,他們要歸我為稀有的寶藏。〞就如你所知道的,在聖經的編排裡,這件事是涵蓋了哈該書和瑪拉基書。

對照人們看為微小並且如此輕視這件事,什麼使這件事情如此〝偉大〞?神所要尋求的什麼?這件事情相當的清楚。相對來說,這一小群人是被神訓練並責打過的一群人。他們乃是從巴比倫的火爐裡出來的人,他們是在被放逐的那些年間,經歷了一切從神來的訓鍊,他們乃是那些將琴掛在柳枝頭,並且說:〝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詩137:4)的那班人。〝耶和華的歌〞–從這裡你就可以看見他們的心在哪裡。之後,當那日子來到,宣告說:你們可以回去–你們可以回到錫安!那時,絕大多數的人,覺得他們目前的光景,要比他們回到錫安後的情形舒適的多了,所以就決定仍舊留在原地。然而,這一小群的人,因為他們的心在錫安,錫安也在他們的心裡,就有分於回歸,並在回去的路上,經歷了一切的艱難、困苦、災害、辛勞和更多其他的苦難。這是一件與神心相交契的事,並且這事是出自那些與神的心最親近的人。他們總是如此地記念主的名,一起談論並關心祂的權益。

相對來說,他們是一小群的人,是一群被藐視的人。我想那些仍舊留在巴比倫的人是把他們當作傻瓜。要怎麼想,就隨人吧!神是怎麼想的?那才是重點。瑪拉基告訴我們什麼是神的想法。他們乃是一群經過神的責打和訓練的百姓,他們的心是為著神的。數量少?若你願意,你可以讀耶利米先知所寫的書,那是何等的一本書!若是你要從頭到尾把耶利米所寫的先知書都讀過,你要花很多的時間去讀,你要很有耐心去讀。瑪拉基書和哈該書–我們稱之為小先知書–它們也實在是篇幅很小的書!但是你在耶利米書裡,就著以色列國而論,你能讀到哪些人是為著神的?若是你喜歡,你可以稱他為〝大〞先知,然而在他的時期裡,沒有一件事是為著神的。其他的先知或許相對的微小,我們稱之為〝小〞先知;但是,在其中有一些人是神所看為寶貴的。

他們已經受了訓練,他們已經被神責打了,他們的心已經被神探究過:神已經得著了一班人。你以為那只是一件〝小事〞?哦!不,在神的眼中不是這樣–那是一件偉大的事。在神的眼中看為寶貴,那就是祂向來所尋求的,那就是祂所稱為〝偉大〞的事。雖然,人照著天然的眼光去看它–人的眼光總是根據外觀的尺寸大小來作判斷–人會藐視它;然而,從神的眼光來看,其中卻滿有內在的價值。並且對神來說,祂所在意的,就是在一切事物中的〝內在價值〞而不是這些事物的外在體積。

主在其他的場合也講到這件事。〝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太5:13;路14:13)。你可以有成噸失去味道的鹽,然而那是毫無用處的;你只能把它丟在外面,棄在街上。一茶匙帶著鹽味的鹽比那成噸失去鹹味的鹽更有價值!這是一件與〝內在價值〞有關的事,那是屬天的元素,是神的傳輸,是緊要不可或缺的品質。為著這個〝內在價值〞,我們必須受苦,我們必須經過責打,我們必須經過訓鍊,我們的心必須讓神來探究;神必須將這個工作做得非常的深刻,為的是使神能得著一班人和祂自己永存的意願一致。

關心神永遠的意願

這些人乃是將一個目標擺在他們的前頭–神的居所。聖殿乃是象徵神屬天、永遠、永存的想法–就是祂在百姓中的居所。在未有世界以前,神的心意就是要與人同住;整本聖經從頭到末了都在講這件事,在聖經的末了記著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作他們的神。〞(啟21:3)。那是神永遠的思想,與祂自己的居所,並祂自己在百姓中間的住處有關。我們知道那個實際,那個居所屬靈的實際。

在那時,在那個地方,有一班百姓與神的思想一致,在巴比倫,神的思想完全無法得著通行,因為那不是祂的地方。

當你將你整個人完全專注在神心裡所一直在意的事上,在屬靈的意義上,祂必要把這樣的重視看為是偉大的。當神得著一班人與祂永遠的思想一致,得著一班人和祂一向渴望要得著的取得聯繫,當祂得著那一班人–儘管從外在的標準,這班人只是一〝小〞群,並且人們根據偏頗的判斷藐視他們–神說:〝這事偉大,你不應藐視它。〞〝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呢?〞在神的審問中,神責備他們,改正他們。這樣的審問暗示著:〝停下來!你必須調整你的判斷和標準!〞

在這裡有一班人他們仍然將那異象持守在他們的心裡,他們的心尋求神所想望的和神想要得著的。他們或許已經遭受極大的挫折而失去勇氣,遭受極大的困惑以致懷疑這件事情的可能性,並且一再被考驗這件事是否還能得著實現;儘管如此,那異象仍舊在他們的心裡。他們號哭–你仔細讀那個陳述的前後文(該2:3;拉3:12)。他們為他們的景況號哭!他們為他們的景況哀傷,他們哀傷因為他們現在所是的與神所要得著的相去甚遠,他們為此感到不安。他們的困惑和悲嘆甚至使他們手軟,並且暫時停止了他們復建聖殿的工作(拉4:23,24;該1:2)。

那時有太多使人氣餒的根本原因,有太多的因素使人能說,這件事是沒有希望的。但是–若是你從來沒有過盼望,你就不可能失望!一個人若是不知道什麼是希望,他就不知道什麼是失望!百姓們就像死人一樣,了無生息,完全沒有指望。如果你先前曾經知道所盼望的是什麼,現在你才能知道完全絕望是什麼意思。這些百姓感到困惑、悲傷和痛苦。若是他們絕望的說:〝沒有用了,沒有用了!〞那只是因為在他們的心裡有極大的失望。然而你不可能失望,除非你先有了某種的指望。

在他們心的深處有一個異象,並且他們心裡的痛苦是與這異象有關。那異象的實現就是神一直尋求所要得著的!這些百姓經過了一切的試煉和試驗,在他們的心裡仍舊持有那個異象,知道神尋求所要得著的是什麼,並且他們在心裡所受的痛苦是與這異象有關,這些人是神所看為寶貴的。神好像不預期的發現了這班人,並且說:〝我們注意到那班人了!把他們記在冊上,不要讓他們被人遺忘了,要記錄下來作為記念,在我所選定的日子,他們要顯明出來–那時,他們要屬我,我必要得著他們!〞

這是指著主耶穌說的

因此,我們必須修正我們的想法,並且放棄那些短淺的眼光,而以永遠的標準和觀點來看待事情。因為你知道所有這一切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去嗎?是要把我們帶到主耶穌那裡。

在撒迦利亞書第四章所記載的,也同樣出現在啟示錄:兩棵橄欖樹,立在普天下主的面前(撒4:3,11-14)。你知道這兩棵樹也出現在啟示錄(啟11:4)。這裡所提到的事有它永遠的意義,這些預言乃是指著主耶穌說的。

在哈該書(該2:6,7)我們讀到:〝我必再一次震動天地…萬國所羨慕的必來到。〞這節聖經被希伯來書的作者引用(來12:26)。〝那些可以被震動的〞–就是那些暫存的,那些在人的想法裡〝巨大〞龐大〞的東西–都要被震動直到它們的根基。但是那些不能被震動的卻要常存。希伯來書的焦點乃是主耶穌和祂屬天的國。〝我們既得著不能被震動的國〞(來12:23),這經節乃是出自於哈該書。

至於先知瑪拉基,他就更仔細的論到主耶穌–祂是立約的使者(瑪3:1)–是神所差遣的先鋒(瑪4:5)。瑪拉基書,作為舊約聖經的最後一卷書,它是以一個非常真實的方式來介紹主耶穌;所有的焦點都在祂身上。當神看到一切事物都聚焦在祂兒子的身上,就警覺,引起祂的注意,祂傾聽、觀察並記錄下來。意思就是說,從神的觀點來看,一件事情的〝價值〞總是根據祂的兒子在其中有多少份量。神對一切事物的考驗是在於它到底代表基督有多少–多少基督的份量在其中;不是從人的觀點來看,有多〝巨大,龐大〞並給人有多少深刻的印象。我們必需在這件事上尋得準確的平衡。

當然,神是一位偉大的神,並且我們期待偉大的神作偉大的事。一九一年在伊登堡傳教士的大會上有一個口號:〝我們要為神企劃大事,我們期待神行大事〞。是的,但是首先你必須確實的知道,在神的觀點裡,什麼是那個〝大事〞,而且你不是把〝巨大〞和〝偉大〞搞混了,把〝內在的價值〞和〝外在的體積〞顛倒了。神所尋求的是因祂兒子而有的價值,那是永遠的價值。

〝誰藐視這日的事為小?〞但是–〝這七眼乃是耶和華的眼睛,遍察全地,見所羅巴伯手拿線鉈就歡喜。〞(撒4:10)從這個觀點出發,你就可以確實的走在神恢復的路上。

創作者介紹

Amigo的部落格

Ami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